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校园春色

走向堕落

时间:2017-01-05 13:19:03  来源:  作者:

我叫吴晓平。当我孤寂、无聊地坐在电脑前写下往事的时候,很难说清我心里的滋味。

  (一)渴望强暴

  我升上高 中的时候17 岁,与其她低年级的小 女 孩被高 二、高 三学长追得团团转不一样的是,几乎没有一个高年级的学生注意我。我那时侯还算是一个未成年的也没有发育的小家伙,走路都不敢抬头挺胸。看到身边的小姐妹频频约会,我心痒得很,夜晚睡到寝室的床上,摸着一根毛都没长的阴户,不由得偷偷叹气。

  进入高 一第二学期的时候,机会终于来了一个叫孙雁南的男孩写情书给我。

  他虽然很帅气、很高大,但是有些阴郁,说实话,我渴望被他强暴,被他强有力的手臂搂住一定很过瘾。可是他似乎很胆小,每次站在我一起,都不动我一下。

  有一天,一个个子不高、但是更加帅气的男孩拦着我,要我说我自己的名字,我装着很羞怯的样子不肯说,他狂笑道:「我看你的胸部又小又平,就叫你小平吧。」啊?居然歪打正着。

  从此,那个叫陆俊峰的男孩见到我就「小平妹、小平妹」的叫个不停,有一次他趁着停电摸了一把我还没发育的小乳房,让我几天都心神不定的。实际上,我喜欢这种直来直去的男孩,让我感觉很过瘾。而那个也许是真爱着我的孙雁南呢,连我的手都没牵过。

  我听说,孙雁南是很有希望考上一所好大学的,所以不自觉的心偏向他一些,我装做无意地透漏了陆俊峰骚扰我的事情,于是他俩干了一架,孙雁南赢了。可是,他直到考上大学,都没有动过我。

  (二)等待开垦

  孙雁南考上大学后,不停地写信给我,可是这时的我,对于这样一个不在身边,而且根本上就没有发生肉体关系的男孩,几乎很难有感觉。这时候,一个我认识的高三学姐传给我一封信,是一个叫方叶生的男孩写的,虽然我听说这个家伙平时很花,但出于寂寞,我和他偷偷约会了。

  方叶生的父母是生意人,经常不在家。一个周末,他约我去他家里,反正无聊,我也就去了。因为约会是被亲吻已是很平常的事了,所以,我一进他家,他就很粗暴地把我扑在床上,吻我,用手拼命地搓着我平坦的胸部,我的嘴虽然被他嘴唇堵住,还是不由得发出几声含混的呻吟。

  他的手向下游移,插进我的内裤里。摸到我的阴唇的时候,他兴奋地抖了一下,我感觉到他压在我身上的下体有些跳动,但是我没有阻止他的动作,而是扭动着身子,轻轻地叫了一声「啊」。

  大概是我的反应给了他很大的鼓舞,他解开了我上衣的纽扣,由于乳房还没有很好的发育,我没有围胸罩。他的舌头开始在我那有些发硬的乳头上舔了起来,我更加用力地扭动着,不是拒绝,而是兴奋。但是就在他要解开我裤子纽扣的时候,我突然想起了孙雁南。

  这个第一次表示喜欢我的男孩,一星期写一封信给我,在信中透露出的真挚情意曾经让我的好姐妹盛余芳大加赞叹,而他又是一个那么有前途的男孩,我是没理由选择身上这个无赖没出息的方叶生,而舍弃他的。我突然伸出双手,用力拉住裤子,并且很坚决地叫道:「不可以!」我心里已经做出决定,要把自己的贞操献给真爱我的男孩——孙雁南。

  方叶生有些惊讶,随即垂头丧气了。我马上穿好衣服,坐到桌子边,不看他,也不说话,内心里十分尴尬。他突然恶狠狠地抓住我的手臂,问我:「你是不是还在想着那个姓孙的家伙?」我没有说话,觉得在刚才他那样兴奋的时候,突然破坏了他的兴致很不好意思。过了一会,我说:「对不起,我不想这么早就做这个事情,我才19 岁啊。」他也平静下来,问我:「那你以后还理不理我?」我点了点头,自己也说不清是表示理他那,还是不理他。

  后来方叶生约我的时候,我竟然尽量找出借口不去赴约。不过只要去了,我对他亲我、摸我的动作没有丝毫拒绝。有一次,他拉着我的手去摸他的下体,我第一次摸到男人的那东西,硬硬烫烫的,还不停地跳动。对于他提出的性交要求,我开始是很坚决地拒绝,但是越到后来我越难以抵制住诱惑了。

  自从那次在他家里发生那件事情后,我脑子里整天都在幻想着性交的情景,下体也细水长流了。可是几在这个时候,孙雁南竟然不给我写信了,我几年后才知道,他是试探我是否对他有感觉呢。

  然而我是个很懒的人,他不写信我也就不写过去了,况且我这时候性欲旺盛,晚上经常偷偷手淫到好晚,精神很差。我惊喜地发现,我的乳房变大了一些,阴户上也长着稀疏的几根毛了。

  方叶生摸着我的乳房也明显感觉到变化,要我解开上衣给他舔,我想这样反正也不会失去贞操,就让他舔,舔得我几次受不了,真想跟他真刀真枪干一场,但是我拼命抑制住了,因为快要放寒假了,我一定要等孙雁南回来。

  快放寒假的时候,孙雁南写信给我了,他说他是打球摔伤了,并且告诉我回家的日期。我接到信后,内心里百感交集,怀着极为复杂的心情回信,我却装着不在乎的样子,我想这封信肯定有些刺痛他了,否则,他不会一回来就很敏感地捕捉到我和方叶生的事情。

  (三)禁欲时代

  孙雁南回来的时候,我们正在期末考,由于下午正好是我讨厌的数学,我没有参加。听班上的姐妹们说,看到他在教学楼上跟以前的哥们聊天,很高兴的样子。我想到自己和方叶生的事情,顿时觉得很龌龊。我知道他晚上会约我的,所以晚自习我请了病假。

  他是被一个我很讨厌的叫陈姗华的女孩带来的,我心里很不安,不知道陈姗华跟他说了什么。他见到我一点都不激动,约我到操场上去走走。一开口,我就知道他已经知道了我的事情。他旁敲侧击地问我的生活,我一句都不说,心里在骂:「你这个笨蛋,说这些无聊的干什么?我为你留清白的身体到现在啊,快说正题吧!」可是在操场上转了几圈之后,他的心情越来越坏,把我送到寝室门口,说明天会去送我回家就要走了。我站着不动,心想即使晚上不约我出去,总得吻我一下才走吧?他看到我不动,走了回来,我心里砰砰直跳。谁知道他只是很温柔地说了一句:「进寝室吧,天冷。」然后头也不回地走了。

  我知道,他对我很生气,尤其是我刚才一句他想听的话都没说,让他可能有些愤怒了。

  我对他这样的呆子也很生气。所以第二天他送我的时候,我没要他送多远。

  我看得出,他的眼睛有点红,昨晚肯定没有睡好。但是跟他走在一起,我备感压抑,他有点刨根究底的样子,恨不得要我承认错误。

  他转身走的时候,我心里酸了一下,突然有了要根方叶生做个了断的想法。

  所以,我直接上了开往方家的船。我告诉方叶生,我只爱孙雁南,我和他要正式分手了。他父母在家,他没有把我怎么样。而且我吓唬他,寒假开学的时候,孙雁南要找人打他,他这个胆小怕死的家伙,自此再也没有纠缠过我了。

  寒假孙雁南打了几次电话给我,但是我讨厌他那种颐指气使的语气,后来就让我母亲去接,我母亲把他骂了个狗血喷头,我则在旁边有些放肆地笑。孙雁南对我肯定很失望了,我们再开学时,他到学校去过,但是没有找我,后来一年都没有再写信给我。而我,不知道为什么,一年中也没有再跟其他男孩勾搭过。也许在我心里,觉得失去了孙雁南很可惜,我也很气自己吧。

  高 三一年,我的成绩滑到谷底。一想起孙雁南曾经鼓励我,要跟我在他那所大学的湖边约会,我便自我解嘲地笑起来。我几乎不怎么上课了,就喜欢睡觉。

  白天一个人睡在寝室里,独自抚摩着自己虽不丰满但是很光洁的身体,心里很为孙雁南可惜,他别说摸,看都没有看过呢。学校终于不能容忍我的旷课了,劝我退学回家,和我一起的,还有盛余芳、占形燕等人。

  由于退学时间是高 三下学期,2001年的那个冬天可能是我最快活的时光了。虽然不再跟男孩鬼混,但是可以光明正大地逃课,玩累了也可以去教室看看。

  元旦之前,我听说孙雁南写信给陈姗华了,心想莫非他们还有一腿?

  我找人偷来了信,竟然很意外地看到,孙雁南在信里问到我的情况。一种跟他重修于好的想法诞生了,我马上买了一张贺卡,就写了几句很简单的话寄了出去。我明白,对于一个如此苦恋着自己的人来说,这样就足够了。果然,他回信了,说回来要来看我。

  (四)花开花谢

  孙雁南回来的时候,我们已经放假了,他也没有给我家里打电话,我以为他是敷衍我的。第二学期一开学,我就到学校去收拾东西回家,听到占形燕说,孙雁南在找我。他见到我,有点强颜欢笑的样子,我知道他没找到我之前,跟陈姗华谈了很长时间,也许陈姗华告诉他了吧。

  他极力要我留下来陪他,他说他有好多话要跟我说。我明白,他想把我留下来的目的,是想在晚上占有我了。可是我跟家里说过当天回去的,所以反过来邀请他去我家。谁知道他胆子变大了许多,也不怕我母亲了,竟然真跟着我回了家,盛余芳和占形燕也顺便到我家去玩。

  父母和哥哥隐约知道我跟他的关系,尤其是得知他是一所重点大学的学生时,都极为满意。我和盛余芳、占形燕商量,到他大学的那个城市去学电脑。但是,临到出发时,盛余芳被家人阻止了。

  我和占形燕在哥哥的陪同下来到他的城市,却对那所在报纸、电台、电视上做广告的电脑学校大为失望,极力要求回家。孙雁南挽留无果,只好眼睁睁看着我们登上了回家的列车。后来,孙雁南多次打电话给我,要我再去那个城市,我有些心动了。况且,我明白,我留在家里,将永无出头之日。于是,我再次收拾行李,一个人来到县城乘车了。

  (五)上错花轿

  然而正当我在站台上等车的时候,我才发觉我站错了站台。而远处,从我目的地方向开来的反向列车正疾驰而来。我看到人群中有熟悉的脸孔,是我同班的几个女同学。她们极力约我去南昌去学电脑。错过了该乘的列车,我心烦得很,鬼使神差地跟着他们来到南昌。

  天下的电脑培训学校都是一个样,如同天下乌鸦一般黑。到南昌,我们根本学不到什么东西,同来的几个姐妹被一些有钱人家的子弟泡了,一回来就跟我说她们床上的事情。而这时候,一个浙江的帅哥向我抛来了橄榄枝。失望加上寂寞,我开始和他约会,我们进展很快。

  孙雁南千方百计地给我打电话,写信给我,我心已乱。为了他我坚守了三年清白之身,可是命中注定,他无法享用我的肉体吧。我开始逃避他,并很快和浙江的王霸诞上床了。

  那天,王霸诞约我去他屋里看录象。说起来好笑,我们学电脑的,快半年了,都还不会上网,打字用拼音一分钟才十三、四个字,所以平时的日子很无聊。王霸诞的屋我们以前经常去,但都是几个人一起。那天我进去后才发觉,只有我们两个。

  他放的是《玉女心经》,到性交镜头的时候,看得我脸红耳热,而他已经搂住了我,手从我衣下摆伸了进来。一年多了,突然重温被男人摸的感觉,我浑身如同触电一样,兴奋莫名。

  我主动地和他接吻,他没来得及摸我下体就开始脱我衣服了。我手不由自主地伸向了他的下体,他兴奋地有些颤抖的声音说道:「好,让你看,对了,你用自己的手把它拿出来」说罢便以眼神催促着,这时的我已失去了理智,我将手伸向王霸诞的裤裆间,一抓,是那么硬,那么大……我慢慢的拉下了拉链,由内裤内将他的阳具掏了出来,看到那黑黝黝的那么粗大,还不停地点头,不禁吓了一跳。他不给我继续欣赏的机会,突然把我的脚用力张开,并开始舐我的阴部,因这姿势好像要尿尿的样子,我的脸红到了耳根,但是,好舒服喔……「你的乳头是粉红色的,是处女么?」王霸诞一口气把衬衫、裤子、内裤脱掉,一丝不挂的,骑到了我身上。继续抚摩了几下,他说道:「我受不了了,我要进去了」他粗硬的东西碰触着我花瓣的入口,终于来了,但,那瞬间,一阵激烈的疼痛。

  「痛,好痛!」

  「啊?你真的是第一次么?」我痛得眼泪都要出来了,没有说话。他缓缓的塞进来,粗大火热的东西完全的被包了进去。不知是痛还是热,我死命的抱紧王霸诞。

  他边吻着我边说道:「晓平,放松一点,我动不了了。」他看我很紧张,用手指在我的小小乳房上画着圈,我感到一阵阵酥麻,不由得松开了手。我感觉到他的那根东西正慢慢的抽离我的下体,突然重重地插了进去,我「啊」地大叫一声,一种前所未有的感觉让我的心好象要从胸膛了飞了出来。

  紧接着,他像小鸡啄米一样,用很快的节奏在我的阴道里进进出出,我呼吸开始不畅起来,只好深吸一口气,然后重重呼出来,阴道里磨插的感觉让我忍不住想要大喊,但是我害怕别人听见,拼命咬住嘴唇。

  随着他越来越快的节奏袭来,我感到无处发泄,张开嘴巴,朝着他肩膀狠狠的咬了一口。他「啊」地叫了一声,频率却更加快了起来,我感觉到自己正被带到高高的天空上去了。

  突然,他重重地喘了一口气,趴在我身上不动了,我感觉自己猛然降到谷底,好一会才回过神来问道:「恩,你怎么了?」他有气无力地说道:「快要崩溃了,歇歇先。」我可不依,用力地抖动着下身,并疯狂地把他压到身下,自己抽动着。过了一会,他仿佛不甘被压迫似的,卷土重来,下面的那根东西更粗更热了,我快活地「哼」了几声,被他嘴唇堵住了,只得用手在他被上乱抓。

  忽然,我感觉到他的东西在里面激烈地跳动起来,一种暖暖的东西开始大朵大朵地喷射,他低低地吼叫,我们用力相拥,想让这一刻停留更久。大约过了7、8秒钟,跳动停止了,但是他的东西还是硬硬地,好象伸长了许多,抵在我的身体内的某个地方,让我动都不想动。

  他的那根东西终于慢慢软化了,被我的下体挤了出来,他把脸埋在我的两个不甚丰满的乳房间,嘟囔着什么,我暂时不想说话,也没理他。过了好一会,他从我身上爬起来,看了我下体一眼,然后吻了我一下:「谢谢你!」我知道他在谢我把第一次给了他,但我觉得他的表现不够热烈,问他:「会珍惜我吗?」他有些疲倦地点点头,说道:「好多血,我来给你擦干净吧。」我一翻身,有些害羞地说:「恩~~你转过去,我自己来。」他有些粗暴地略带戏谑地扳开我的双腿:「含羞什么,我刚才什么都看到了。」我捶了他一下,随他去了。他用手指拨开我阴唇,我感觉有什么东西立即流了出来,立即捂着脸,说道:「别这样……快擦掉啊。」他动作很温柔地擦了起来,一种痒痒的感觉传遍全身。我起身看被单,好大一滩血啊,不由得惊呼出来。

  有了第一次之后,我的需求十分强烈。如果说看到被单上自己的血的时候,觉得对孙雁南还有一丝歉意,后来我就彻底在性天欲海享受了,差不多把孙雁南都忘记了。他当然不会这么容易忘记我的,接二连三写信给我,我回信告诉他,我们并不适合,如果他愿意的话,我可以做他的好妹妹。这封信彻底刺痛他了,他的回信十分愤怒,我正好就此不理他了。

  和王霸诞几度消魂,但是他一直不肯把他房间的钥匙给我,反而只准我每个星期一、四去他那里,平时很难找到他。

  快要放暑假时,我怕回家后与他很长时间做不了那个事情,就想天天呆在他一起。一个周末,百无聊赖地来到他房间时,看到门锁着的,正想往回走,忽然听到几声女人的呻吟。

  这种呻吟我再也熟悉不过了,就是在性交很快乐时发出的,我不以为然的笑笑,却发觉好象声音是从王霸诞房间传出来的。我把耳朵贴在门上,听到里面果然有人在做那种事情,更要命的是,间或传出几声含混的说话声竟然就是王霸诞的。

  我拼命地擂着门,心里的火苗一蹿三丈。里面有人问:「谁呀?主人不在里面。」竟然是那个女的在说话!

  我更加火了:「你这个王八蛋,我听见你的声音了,给我开门!」王霸诞开门了,冷冷地看着我。我没有哭,只是一把抓住他的手臂,指甲恨不得穿透他的骨头。那个女的衣服还没穿好,一对丰满的白花花的乳房颤动着,很妖娆地走过来,说道:「怎么了?没看到过人家干事啊?来,王哥哥,我们表演给他看。」我愤怒地骂了一声:「贱货!」她扬起手掌,狠狠地打了我一下,然而王霸诞却事不关己地,走回房间坐下。我本想也给她一巴掌的,但是突然泄气了,捂着脸跑回寝室,把自己摔在床上。

  第二天,我收拾好东西,谁都没有告诉就回了家。我是再也不会回到南昌那个伤心的地方了。

  (六)彻底堕落

  回到家,爸妈见到我很亲热,令我有些羞愧,我只好编了一个谎言,说是放假了,心里自然惴惴不安下半年的开学。

  「暑假」的日子有些无聊,我给盛余芳、占形燕打电话,她们竟然都不在家,我只好一个人躲在自己房间里看三级片、手淫。十几天过去了,没有做那个事情,我开始发贱了,欲望膨胀得厉害。

  一个下午,桌上的电话响了,是一个叫汪健碧的男人打来了,他是孙雁南的高中同学。他说他回来了,要回家,有许多东西要带,一个人带不动,问我能不能帮他。反正也无聊,我接到电话,跟妈妈说了一声就出去了。

  汪健碧这个人我并不陌生。高中的时候,他追班上的陈姗华,经常喝醉酒就到我们班上去胡作非为,听说现在在孙雁南一个城市。陪着他翻山越岭地来到他家,天有些晚了,但是要赶回家还是可以的。

  我告辞的时候,汪健碧挽留道:「天快黑了,别回去了,我明天送你。」见我还是有些犹豫,他悄悄地说:「我可以跟你讲讲孙雁南的事,想不想听?」于是我留了下来。但是晚上是跟他妈睡,所以根本上就没有听到关于孙雁南的什么事情。

  第二天,他一大早就跟我往回家的路上赶。本性终于露出来了,一贯的泼皮无赖的样子,涎着脸在我身上乱摸,过分的是,居然还说我是他遇到的乳房最小的女孩。我生气了,一路上没有理他,径直回家了,他就住在镇子上一个好朋友的单位宿舍里。

  晚上,天气有些热,接到汪健碧的电话,说一个人在朋友宿舍里无聊,正好可以跟我说说孙雁南的事。我本不想理他的,但是坐在家里很难受,就到了镇子上他那个朋友的单位宿舍里。

  他光着上身,穿着沙滩裤,我从来没有见过肉体这么丑的男人。他一开始倒是真的跟我说孙雁南的事,他说孙雁南大一的时候,有一个长的很象我的外系女孩子追他,但是那时侯他心里只有我,竟然拒绝了,后来也一直没有恋爱。

  再说了一会儿,他的手就开始在我的腰部摸来摸去了,我心里有一种抗拒感。

  因为毕竟他是孙雁南的好朋友,如果我跟他发生那种事情,孙雁南是肯定会知道的,我于是站起来要走。

  他一把把我按在床上,狠狠地掀开我的小T恤,咬着我的乳头,在我还没来得及说「不要」之前,他已经解开我七分裤的纽扣。他要强暴我!但是我心里竟然迸发出一种前所未有的激情,在装着很用力地扭动身子反抗的时候,竟然发出一声很消魂的呻吟。

  他很用力地捏着我的阴部,手指插了进去,我痛苦地叫了出来,这个变态!

  他竟然留了很长的指甲,把我的阴壁刮得生生作痛。他似乎没有继续前戏的意思,掏出那根东西就往里面捅。说实话,他的东西不长,但是由于我的阴部紧缩,塞进去之后感觉很充实。

  他个子也不大,所以动起来有种风驰电掣的样子,让我有些昏眩。他可能是一个天生的虐待狂人,抽空用嘴巴大力啃我的胸部,虽然很痛,却让我有种很过瘾的感觉。但是好景不长,过了不到一刻种,他就趴在我身上喷射了。

  虽然电扇是最大的风力,但是我汗出如浆,于是把舍不得从我肉体上下来的他推到一边去,他就一动不动地随我摆布。我看得出他很满足,但是我却意犹未尽呢。我把他的身子翻过来,趴上他的胸膛上,轻咬着他的乳头,一只手伸到他的下体,轻轻地捋着他的阴茎。

  他睁开眼睛,活力再现了,阴茎也慢慢挺了起来,于是用力把我压了下去。

  可是他却硬而不久,就在插进去的时候,又软了下来,他骂的一声「妈妈的」,就用软蛇一样的东西在我阴道口反复摩擦,让我本因抽插而有些麻木的阴唇有些感觉了。不负众望,他的东西终于重振雄风,这一次搞了二十多分钟。

  他不肯让我回家,我只好和他睡在一起。我反复央求他不要把晚上的事告诉孙雁南,他答应了。后来我才知道,他一到孙雁南面前就说了我们的事。

  (七)乱伦之乐

  第二天,我估计爸妈都到外面去打牌去了,才偷偷溜回家。鬼鬼祟祟地拿钥匙打开门,却发现哥哥一脸阴沉地坐在我房里,电视没开,电扇也没开,我觉得气氛不对,想要轻轻掩上门溜之大吉。

  「回来!」我听到哥哥这样大声叫道。一向疼爱我的哥哥怎么会这样对我说话呢?我忐忑不安地重新开门进去,看了哥哥的脸色,我决定使出杀手锏——撒娇。我用无法掩饰的略带颤抖的声音撒娇道:「哎呀,哥哥,怎么了,吓死你妹妹了。」我走近他,闻到一股酒味——他很少喝酒的,连啤酒也不例外,看来一喝就喝醉了。知道他是喝醉了,我心里反而坦然了。

  谁知道一向很有效的撒娇这次却没有生效。哥哥继续用很大的声音质问我:

  「昨晚哪去鬼混了?」

  我撒起谎来已经是不需要打草稿了:「恩,我去陪镇子上的丽娜了吗,她家昨晚就她一人。」「砰」的一声,哥哥把一张什么纸重重地拍在桌上:「你看看吧,你不要以为你的事情大家不知道!」我狐疑地拿过那张纸,一看不由得大惊失色。原来是我们南昌的「学校」寄来的一封信,说我在校不思学习,乱搞男女关系,要勒令我退学。

  我最怕就是学校让我家里知道那些事情了,不知道爸妈是否看到了这封信了呢,现在在哥哥面前,我忍不住哭了。「哭个屌!说,你昨晚又是跟谁鬼混去了?」我不敢说,哭的声音放小了一些。哥哥又「砰」的拍了一下桌子:「你知道我为什么26了,还不找老婆成家吗?我就是想你有点出息,能多读点书,所以一心挣钱给你花!你在高中时我就不说了,让你去学电脑,你不去孙雁南那里,去南昌鬼混,好了,现在被开除了,你还不思悔改,昨晚又跟哪个男的去混,你跟妓女有什么区别?你对得起我吗?」听到哥哥说我跟妓女没什么区别,我又放声哭了起来。哥哥腾地站了起来,抓住我的手臂,将我重重地扔在床上。我双手抱着头,猜想到哥哥可能要揍我了,急忙蜷缩起身子。他却一把拉起我的T恤,扯下我的乳罩,对着我的乳房狠狠地扇了两巴掌。一切来的太突然,我惊恐地望着他。

  我这种惊恐无助的样子,可能一下子激发了他的欲望。他红着眼睛,喷着酒气朝我压了上来,恶狠狠地骂道:「与其让嫖客干,不如让你亲哥哥把你干死!」我哭道:「哥,不要这样啊……」可是他似乎失去了理性,扯开了我的内裤。

  可能由于喝多了酒的缘故,他的动作有些笨拙,可是十分有力。他用两只手将我的双手按在床上,阴茎胡乱地在我的下体顶来顶去,搞得我浑身酥麻。我虽然仍在哭,可是看到无法反抗了,就坦然了一些,偷偷向哥的下体望了一眼,啊,他的那根竟然那么大!

  可是在没有指引的情况下,他的阴茎三过阴门而不入,更离谱的是,有一次竟然戳到了我的肚脐眼上。他怕我反抗,将我的双手举过头顶,用一只手按住,另外一只手扶着阴茎,向我的阴道狠狠刺了进去,我不由得「啊」地叫了以来,感觉他那根好象刺到了我的嗓子眼一样,堵得慌。

  我害怕从他嘴里喷出来的酒味,偏过头不肯对着他,他粗暴地揪着我的耳朵,将我的脸拉了回来,满是酒味的嘴巴往我的嘴唇上盖了下去。底下是进进出出的快感,上面却是我讨厌的酒味,我抗拒地摇着头。

  他却嫌不过瘾呢,一只手拉着我下巴,趁我嘴张开时,舌头伸进去乱搅。我「呜呜」地呻吟着,双手却不自觉地加大了力量,搂着哥哥的腰,想让他动的幅度小一些。可是我哪搂得住他,他一边如潮水般地向我袭击,一边嘴里还狠狠地叫:「干死你这个婊子!干死你这个婊子!」由于在身上的是哥哥,我不敢发出淫荡的叫床声,只好拼命地咬着嘴唇。真是「一波还未平息,一波又来侵袭」,接二连三的撞击让我浑身的运动元素激活了,我用双腿用力地抱住哥哥的腰,身子则随着他的频率卖力地抖动,无处发泄的双手则在他背上起劲地抓挠,汗水将我的长发都浸透了。

  他很陶醉地闭着眼睛,仿佛没有我这副白嫩的肉体在下面似的,机械快速地播种,我终于忍不住呻吟起来,感觉到他的东西在我体内忽然中涨大了一倍,然后仿佛听到「吱吱」的声音,哥哥在我的阴道里喷射了。他停止了抽插,刚才还那么孔武有力的身体一下子垮到在我上面。他抓住我的乳房,脸在我的乳沟里轻轻摩擦,发出满足的叹息。

  等他睁开眼,看到身体底下原来是他的妹妹的时候,忽然有些慌乱,急忙穿好衣服,拉开门走了出去。我则仍然躺在床上,回味着。说实话,尽管是乱伦,这次我的感觉最美妙。

  后来,我才知道那封信只有我哥哥一个人看到了,爸妈还不知道呢。而哥哥,虽然时常对兄妹乱伦有种罪恶感,却被我白嫩的身体征服了,不会说出信的事情的。过了半个月左右,汪健碧打电话给我,让我去他那里。

  我跟爸妈说,我要去孙雁南那里学电脑了,不想回南昌。父母对我跟孙雁南的事情,是最为支持的,但可以说知之甚少,还不知道我们分手了呢。哥哥虽然知道内情,但是也没有说什么,递给我一大笔「学费」的时候,他大概有些心疼了,一开始肯定没有想到跟「妓女」妹妹性交的代价竟然这么大吧?

  (八)柳败花残

  到了汪健碧的那个城市,他已经在车站等我了。晚上,我们在外面吃完饭他就带我回去了。八月的天气,屋里面很闷,但是他却急不可待地要脱我衣服。

  正要拉下我牛仔裤的时候,他好象忽然想到了什么,递给我一片口香糖样的玩意,说道:「嘿嘿,它能让你更加放得开的。」我想也没想就咀嚼起来,而他却已经在抚摩我的阴唇了。我感觉到从身体下部缓缓升起一股别样的暖流,让我心跳加快、口干舌燥,于是我使劲地张开腿,让自己阴部纤毫毕露,并且两只手开始抚摩自己的乳房。

  他骑了上来,并将身子挪到我胸部的位置,把那根有点烫的东西放在我乳沟里,示意我用乳房给他按摩。我将乳房用力地向中间挤,他在我胸部嫩肉的包围下,仍不甘寂寞,性交一样地抽插。我感觉到他的龟头吐出了一些黏液,并且随着阴茎来回搓动,包皮一翻一缩的,刺激着我胸部最敏感的神经。

  他把那条黝黑的东西放在我嘴边,我毫不犹豫地含住了它,用牙齿轻轻咬啮。

  可能这样有些刺激,他的喘息有点粗重,忽然将整个下体压在我脸上,阴茎却在我嘴里来回抽动起来。我给他搞的喉咙痒痒的,但是咳嗽不出,感觉有些窒息,却无法抗拒,只好左右摆头。

  我感觉到他的东西开始涨大了,忽然有了理智,拼命地推开他,但是还是有几滴精液射到我的脸上。这次,他的东西却没有因为射精而软化(我猜想他肯定吃药了),用力撇开我双腿,插了进去。

  可是我经过刚才那样的挑逗,阴道里已经分泌出大量液体,使他的抽插过于润滑,我都感觉到快感不是很大。他分开自己双腿,狠狠将我的腿夹在中间,我自己也暗暗在阴部运劲,想要把他夹的更紧一些。

  他的动作十分迅猛,可是由于要夹着我的腿,接触不是很深入,经常一抽之间,我阴道无法含住,阴茎就抽了出来,他只好再次插进去。我发现,阴茎插进身体的时候,我会兴奋地颤抖,于是央求他多拔出来几次,然后重新插。

  我们从床上滚到地下,浑身沾了灰也不在意了。交合之间,他狠狠喘气,我卖力呻吟,二重奏配合的很有默契,加上下体两人的液体结合,发出「叽叽」之声,我屁股拍着地板发出「啪啪」之声,热闹极了。这样疯狂地进行了三十分钟,我们都汗出如雨,都感觉到筋疲力尽,幸好这时他喷射了,滚烫的精液刺激得我淫兴大发,又不停地将身体抛起,抛起。

  第二天,他去上班了,我一跟人睡到十点钟。后来经常是这样,我忽然感觉有些孤单。我和他之间,几乎没有什么话可说了。他只是偶尔跟我说起孙雁南的事情,言语之间颇有些嘲笑的味道。是啊,孙雁南三年都无法跟我上床,他三个小时就做到了,我在别人眼里,甚至在汪健碧眼里,会不会显得很贱呢?

  有一天,他垂头丧气地回来了。晚上一起吃饭的时候拼命喝酒,喝完酒之后,将我直接按倒在地就干。谁知道干到中途,他「哇」地吐了我出来,吐得我胸部一片狼籍,然而他仿佛感觉不到似的,一动不动,过了一会竟然发出了鼾声。

  我扶他上床,一个人在黑暗里一遍一遍擦洗自己的身体,忽然想起孙雁南起来。跟他同在一个城市,却一次都没有见过他,他应该大三了吧?因为我,他跟汪健碧多铁的关系也烟消云散了,汪健碧也没去找过他。

  我忽然有点想见孙雁南了,可是我肯定不甘让汪健碧带我去。到这里这么长时间,我就被他放在房里,有空就性交,他也没有带我到任何地方去玩,所以孙雁南的学校在哪个方位我都不晓得。而我已是残花败刘,见到他又能怎样呢?

  第二天,汪健碧没有起床上班,我以为他喝醉了,也不以为意。谁知道第三天、第四天还是这样,我才知道他失业了。他偶尔也偷偷出去找找工作,回来也不跟我讲什么,拉着我就做爱。我有些急,我告诉他,两个人找工作总比一个人好,要他也带我去找找看。他犹疑再三,还是同意了。

  我找工作远远比他顺利。出去第一天,我就在一家商场找到了一份售货员的工作,而他迟迟没有进展。我上班以后,他和我说话更少了。我知道,他内心肯定很自卑,做爱都不经常了,做了也是在我还没感受到欢愉的时候就射了出来。

  我的欲求越来越得不到满足了,终于跟同一柜组的男孩暗渡陈仓。

  那一天,我坐公交跟那个男孩去他住的地方偷欢。车子正好经过孙雁南的大学北门,我和他竟然在这种不期望的情况下见面了。他从车前门上来的时候,我看到他了。仅仅半年多的时间,他长胖了许多,大大掩盖了他的帅气,虽然是笑着的,但是眉宇之间仍然让人感到一丝忧郁。

  盼望着见他,可是并不希望是这样见面。于是,我把脸埋在身边男孩的手臂里。他还是看到我了,很惊慌的一瞥,眼里立即有了刺痛,看来,他不但一眼就认出了我,而且仍然在乎我。我脑子很乱,连他什么时候下车都不知道。

  过了几天,一个叫赵国福的家伙来看望汪健碧。他走后,汪健碧把门关起来,一脸阴沉地坐在我面前。我被他看得低下了头,心里立即觉察到不妙。果然,他问道我最近跟哪个男的在一起,我支吾着不肯说,他重重地扇了我一耳光,我愣了。

  他大概觉得太冲动了,连忙摸着我的脸说对不起。他告诉我,你偏偏让孙雁南看见了,让我的脸往哪里搁啊?孙雁南看见了还不说,他又告诉了赵国福,你给我这顶绿帽子真是大啊!我不知说什么好,哭了。

  (九)人走茶凉

  发生那件事之后,汪健碧一再向我道歉,我也觉得自己有些过分,就辞掉了那份工作,跟他很快和好了。然而,他的性功能似乎一天比一天衰退,我只有趁他不在时手淫聊以止渴。

  天渐渐地冷了,汪健碧却仍然没有找到工作,我却懒懒的,也不太想找工作了。汪健碧本来就没有什么积蓄,我从家里带来的几千块钱也花得差不多了,我们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困境。我舍不得剪掉长发,因此要经常洗头的,但是我们穷的洗发水都买不起了,我只好用肥皂洗头。

  更要命的是,汪健碧患了一种怪病,先是咳嗽吐黑痰,接着就是吐血了。我要他去医院去看看,他挣扎着说没事,可是身体一天比一天虚弱,我们只好回家了。

  回到家的那个冬天,我的日子很不好过。汪健碧在治病,自然无法跟我做那种事情,哥哥又趁虚而入,一次又一次地奸淫着我的肉体。尽管能让我很欢愉,但是罪恶感与日俱增。

  那个冬天的夜晚,我经常接到不明电话,经常在深夜电话来了,等我去接,那边却一个字也不说,等我挂掉。我猜到可能是孙雁南,也许他仅仅是想听听我的声音呢,我内心升起了对他的强烈负疚。

  第二年的出天,汪健碧的病好了一些,我们又回到了那个城市。可是这次,汪健碧的运气更差了。不仅找不到一份合适的工作,还三番五次被劳动中介欺骗浪费大量精力不说,白白扔掉不少钱。

  他有一天痛苦地告诉我:「看来这里是不肯留我了,我想到广州去看看。」他问我的意见,我因为想到了孙雁南,决定还留下来。于是他和我约定,冬天的时候再来找我,就背上行囊南下了。

  他走后,我开始找工作,并且很快地找到一种品牌酒的促销工作,除了可以供自己的生活外,还勉强可以偶尔奢侈一回。时间就这样飞快地走到了冬天,孙雁南已经大四了。

  我休息的时候,经常去他的校园去看看,在学校的垂泪湖(又称天鹅湖)边一坐就是很久,偶尔有大学生来挑逗我,我意兴阑珊,虽然不免搂搂抱抱,却没上过床。我经常偷偷地跟在孙雁南的背后,却没有勇气上前去跟他说句话。冬渐渐深了,汪健碧却终于没有了消息,在我的意料之内。

  冬天正好是酒类的黄金时期,喝我促销的酒的客人很多,他们喝醉了,就不免动手动脚的。反正我也不是处女的,看得开了,正好借机赚点外快。欢场生活,我可以说是如鱼得水。

  我渐渐总结出一个经验:男人在玩女人的时候,对于过于顺从的女人并不是很感兴趣,他们往往喜欢在征服女人的时候遇到阻碍。其实,男人骨子里天生有种强暴的欲望,如同女人骨子里天生渴望被强暴一样。所以,在客人面前,我经常装出不情愿的样子,拼命护着自己的身子,不让他们那么容易地脱掉我的衣服。

  这一招很有效,我凭着这招征服了许多欢场老鸟。

  (十)迷失风尘

  过年的时候,我没有回家,别的姐妹都走了,留酒店促销的女孩子很少。那一天,一个中年老板在酒店请客,我进去推销我们的酒,他很爽快地接受了。

  说实话,老板虽然人到中年,却很有魅力,我决定勾引他了。由于在空调包厢里,我穿的很少,倒酒的时候,我有意无意地用乳房触摸老板的脸、背以及手臂等部位。每一次触摸,他的眼睛都亮了一下,很有兴趣地看着我。我心里暗暗得意:上钩了。老板酒量很好,一直到酒席结束,都保持着很好的风度。酒后再开包厢休息,他喊我进去结帐。

  我很矜持地拿着帐单进了他的单人包厢。他半带着酒意,说道:「来,小姑娘,到我跟前来。」我装着不解风情的样子,走到他面前,却站得离他一米之远。他不明所以地点点头,问我:「小姑娘多大了?」我怯怯地回答道:「19了。」

  他的眼睛又亮了一下,继续说着一些不着边际的话,接着就进入正题了:

  「小妹妹今晚陪陪我好不好?」

  我退后了一步,说道:「不,老板,我马上要回家。」「回什么家呀!」他站起来,一把拉住我,就往怀里搂,我拼命地挣扎,用带着哭音的声音拒绝道:「老板,别这样,我不是那种人,你快给我结了帐吧……」「等下一起结,给你更多,哈哈哈!」他强暴地撕开了我的上衣,将我按倒在沙发上,接着又扯我的裤子。我双腿乱踢,但也不是乱踢,因为我看得很清楚呢,踢着踢着帮他脱下了我的裤子,并且没有踢到他身上的致命部位。

  我轻轻地哭喊着:「老板,求求你,我怕……」「怕什么,宝贝」他边说着,边脱掉自己的裤子,掏出那根又硬又烫的阴茎就往我里面插。

  「啊……」我大叫一声:「痛啊!」

  他以为我是真的痛,其实我这时候正爽的很不得大叫呢。他没有立即动,运劲于下体,让他的东西在我的体内跳了跳,我故意偏过头去不理他,拼命挤出几滴眼泪。

  老板连忙将嘴唇合在我的眼睛上,舔干了我的「泪水」,然后缓缓地动着下体。我仍然装作不情愿的样子,并且用手抵着他的胸膛。他的腹部有些赘肉,影响了他下体和我的结合,何况我又是故意夹紧两腿,让他颇为不爽。

  他用哄小孩的语气说:「宝贝,别这样,我不会亏待你的,来吧。」我动也不动,依旧一副抗拒的样子,但是却进一步激起了他的兽欲,他也不管我真痛还是假痛了,横摇竖插、进进出出起来。我感到很过瘾的,但是为了不让他看出破绽,装出龇牙咧嘴的样子,不时发出痛苦却又消魂的呻吟。

  他被我彻底征服了,并没有坚持多长时间就在我体内一泻如注。完事之后,他还恋恋不舍地趴在我身上,玩弄着我的乳头、乳房,舔着我的「眼泪」。我这次的表现让这个叫董大川的老板太满意了,他包养了我。就这样,我整天就在他给我买的房子里面睡睡觉、上上网,然后就是化化妆,等着他的到来。

  日子过得寂寞无聊,于是我开始了这篇自传形式的小说。也许是纪念些什么,也许就是娱乐一下读者诸君吧。就在我要完成这小说的时候,我和孙雁南却又相遇了。

  前天,我在我房子的小区闲逛,看到一个很熟悉的身影在不远处走着。我三步两步跑过去,喊了一声:「孙雁南!」他转过头,表情很复杂地看着我。

  他分明瘦了许多,又回到了我们刚认识的那个样子了。看到他伟岸英俊的摸样,我的心却忽然如同初恋的少女一样砰砰直跳。正好董大川去了外地,短期不会回来,我邀请他到我房子里去坐坐。他犹豫了一下,就跟我走了。

  关上门,我的衣服就无声地滑了下来。孙雁南似乎没有什么表情,伸出手来抚摩我的乳房,我满足地闭上了眼睛。五年了,我最终还是把自己的身体献给了他。他还会在乎我的这副肉体吗?

  我当然敢肯定,我的身体比五年前成熟,有魅力,只要他肯占有我,我肯定能让他进入极乐仙境的。可是,胸部的动作却没有继续下去,我却听到了他在往门口走。我走过去,从背后抱住他,问道:「雁南,你……?」他轻轻推开我,手正好按在我的乳房上,却没有多停留一段时间。他有些冷淡地告诉我:「如果是五年前,甚至是一年前,我看到你这个样子会发狂的。但是,你知道我这一年来,跟多少初中生、高中生上过床吗?我以前喜欢你,就喜欢你那种纯纯的、羞涩的样子,我现在喜欢女孩子,仍然喜欢这样的。我很喜欢她们稚嫩的肉体,以及做爱时发出的初经人事的哭泣。在你身上,我肯定是不会找到。」说完,他就转身走了。

  我无力地靠在门上,听着他的脚步声越来越远,越来越远……梦。

 
【全文完】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最新发布小说
上一篇:那些年我上过的大学女孩之倩 下一篇:那些年我上过的大学女孩之楠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