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校园春色

小安的淫事

时间:2017-01-05 13:18:59  来源:  作者:

小安淫事1

  我叫做小安,我成为淫娃是从19岁那年开始的。我本来是一间女子学校的学生,成绩平平,但在老师眼中是一个乖乖牌的学生,那时我根本没有想过情慾的问题,只想把书读完。

  我认识了一个将要毕业的学姊,她叫惠琪,是在社团认识的,她对我很好,虽然她是老师眼中的问题学生,也许是我没有接触过这样的人,傻傻的被她吸引过去。到了毕业典礼那天,学校放了半天假,学姊跑来问我。

  「小安,我们今天晚上要去庆祝毕业,你要不要去?」「好啊!我妈和叔叔晚上不回来,我跟你们去。」叔叔是我的继父,自从我爸在我三岁离开了我妈,我妈在两年前和我现在这个叔叔结婚,我都叫他叔叔。

  「那走吧!先去KTV 狂欢一下。」我跟着几个学姊一起去KTV 唱到晚上七点,当我们出来的时候,已经天黑了。

  「惠琪,我们再去PUB 去玩一整夜。」另一个学姊阿梨说。 「好啊!好不容易毕业了,我要玩到爽,小安,你要不要去?」「好晚了耶!我想回家了。」「我难得毕业,你就陪我去玩嘛!」

  「是啊!惠琪好不容易熬毕业了,你就一起来吧!」还有一个学姊小莉也加入劝说。 「可是……」「在可是我就不认你这个朋友罗!」

  「好吧!」我不想失去学姊这个朋友。

  到了PUB 学姊他们很熟的样子,和门外的服务生打招呼。

  「Hi!好久不见罗!阿齐。 」

  「今天怎麽会来,我可想死你了,宝贝。」阿齐的手伸到惠琪学姊的臀,拉起她的裙子,想伸到里面去。

  「别那麽急嘛!我今天不会走掉的,等你喔!」「走吧!我们进去了。」走到里面我真的大开眼界,我从来没来过这种地方。

  「我们去跳舞吧!」三个学姊都跑到舞池中跳舞。

  我走到吧台边坐着,点了一杯果汁。

  「小姐,一个人吗?」一个男子来我身边跟我搭讪。

  「我和朋友一起来的。」

  「我可以请你喝一杯吗?」

  「我不会喝酒。」

  「没关系,我请你喝果汁。」他向服务生点一杯果汁,不知道又跟他说了什麽,不久,果汁送来了。

  「来,果汁来了。」我也不知道怎麽拒绝他,拿了他手中的果汁,喝了起来。

  当我喝了不久,头好晕,好想睡,我趴在吧台上睡着了。

  等我醒了以後,已经在一个房间里头,其他三个学姊也在,但是除了请我喝果汁的男人和刚进门时叫做阿齐的男子,还多了我不认识的两个男人。

  我使不出力气,就看着他们。

  「喂,你到底下药下多重啊!我学妹怎麽还没醒来啊。」「放心,等下就醒了……你看现在她不是醒来了吗?」「小安,你醒了。」「学姊,这里是哪里?」

  「我们想让你体验一下当女人的滋味。」

  「好了,不要说那麽多了,先做了再说。 」阿齐迫不及待的说。 「我学妹还是处女,好好的对她喔!」她拍拍请我喝果汁的男人。

  「放心吧!你的处女之身也还不是我帮你破的,那天你那麽爽,还不放心我的技术吗?」说着他的手就摸上学姊的胸部。

  「臭阿南,反正你给我小心点就是了。」她拍掉他的手。

  「好啦!大家就尽情的爽吧!」阿齐说。 「你们在做什麽?」他们将身上的衣服都脱掉。

  「你说呢?当然是做爱做的事啊!你当然也不例外。」那个叫阿南的,开始脱我的衣服。

  「不要……救命啊!走开……」我拼命的把他的手拿掉。

  「真是麻烦。」他扯掉我的上衣,扣子全部被扯掉了。

  「学姊,救命啊!」我转向学姊求救。

  「你乖,等一下就舒服了。」她抓着我的手,好让阿南脱掉我的裙子。

  「不要啊……唔……唔……」我的嘴被阿南嘴堵住。

  我一身不挂的在他底下扭动,他把舌头钻进我的嘴巴。

  「真难缠,拿一颗药给她好了。」他从床边拿一颗药塞到我的嘴里。 过没多久,我全身软绵绵的,全身发热。

  「嗯……好热……好热……」

  「乖等一下就不热了。」他脱掉他身上的衣服压向我。

  「你又给她吃什麽药了。」

  「春药。」他开始向我的胸部进攻,左边又吸又舔,右边他的手又搓右揉,我D 罩杯的胸部被他这样摧残,我还觉得好舒服。

  「嗯……好舒服……嗯……嗯……」我感觉到下面好像什麽东西流出来了,好烫。 在我右边胸部的手向下移,到了我的阴部,又搓又揉,我的水又流出来了,他的中指插了进去。

  「嗯……好痛啊……」我不适应的想推开他的手。

  他依旧抽插着,越来越快。「啊……啊……嗯嗯嗯……嗯……好快……好快……啊……」那痛楚的感觉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无法言语的舒服。

  他把抽动的手在我阴道里停止,我一直扭动,不知道要什麽。 「怎麽啦!想要啊!嗯……」他在里面旋转,我忍不住的呻吟。「啊……啊啊……」「自己动,想要就自己动。」我把右手伸到下面,左手勾住他的脖子,右手握住他的手,开始抽动。

  「啊啊啊……好厉害……啊啊……受不了了……」我在大家的面前泄了,我无力的躺在床上。

  他把我抱起来,让我背对着他,坐在床上。「你看,这是什麽。 」他把手抽出来,在我面前晃动,淫水在他手指上。他把手指放进嘴里,他要我看着他吃进去,接下来他的舌头在我嘴里滑动,要我一起分享。

  他把他的肉棒趁我不注意的时候,插了进来。「啊啊……好痛……不要啊……救命……啊啊啊……嗯…嗯……」我痛到飙出泪来,惠琪学姊拿一块白布在交和的地方接下我的处女血。

  「啊啊啊啊啊……啊……好爽……快一点……嗯嗯嗯……快点。

  ……啊啊啊……」痛楚过後,我爽到一直不停的叫。

  「你叫什麽名字?」

  「小……小小……安…安……啊啊啊……受不了了……」「小安,叫我大肉棒哥哥。」「大肉棒哥哥……快一点……小安受不了……了……啊啊啊……搞的我好爽……其他三对,在床边看着我们,看着阿南的出大肉棒在小穴里,一直抽插,我被他们看的受不了,一直不停的经銮。

  我感觉到我的小穴一直不停的收缩。 「啊啊……不……不行了……」又泄了。

  但是阿南还是依旧插着。「说,你的小穴欠肉棒干,干死你。」「我的小穴……欠……欠大肉棒……干……欠你……干……啊啊啊……干……干死我了……」我的神志老早就已经不清了,他干得越来越快,全部都射到我的小穴里。

  「啊……啊啊啊……」我软软的趴在床上,睡着了。

  小安淫事2

  当我再醒过来,惠琪学姊和那个夺去我初夜的阿南不在房里,其他两个学姊和阿齐跟我不知道了男人在身边忘情的做爱。

  「死鬼……轻点……」小莉在阿齐的身下叫着。

  「我不用力点……你怎麽知道我的厉害……」他的手更加的用力,不停的在她的小穴抽插,「啊……好哥哥……快啊……快……」小莉在他用力的抽插,淫声不断。

  「快什麽……你说啊……」

  「快……快干…快点干死我……啊啊啊……快死了……」勾着他的脖子达到高潮。

  「干……你怎麽这麽没用啊……我都还没干到…你就爽完了…」「好老公……别生气嘛,我帮你吹吹……」她脱下阿齐的四角裤,黑黝冒青茎的鸡巴弹了出来,少说也有17、18公分长吧!她的小嘴将龟头含住,小手不停的上下抽动,看得我口渴的要命,小穴又湿了起来。

  小梨在床的另一头和一个男人玩69,小梨在吸肉棒的小脸有粉色的红晕,看得出来她被吸得有多爽。

  那男人在她的腿间吸得『 噗兹、噗兹』 的响。

  「哼唔……唔唔唔……」爽的一直哎哎叫。

  夹在他们中间看得我口乾舌燥,下床去浴室,想趁他们不注意的时候跑走,一进浴室却看到摆满了情趣用品,而惠琪在浴缸内被阿南疯狂的干着。

  「啊啊啊啊…好爽……」莲蓬头在头上淋着,我第一次看到这样的学姊。

  阿南注意到我进来。「你醒啦!刚刚爽吗?」他淫笑的看着我,打量我的身体。 「过来……」他要我过去他那,我明明心里是想别去,但是不知道着了他什麽魔,一步一步走向他。

  「看看你的学姊,被我干得爽歪歪,每个女人都一样,到了床上都变淫娃。

  ……」他左手伸到我的小穴,「嗯……不要……」「不要……你都湿成这样了,还不要…真是嘴硬,等一下我干玩她,我再和你回温一下刚才你那淫建的叫声。」学姊看样子要泄了。

  「南哥哥……啊啊……啊要去…去了……」她受不了刺激的拱起身达到高潮。

  他抽出肉棒跨出浴缸走向我,我退到门边。

  「你要干嘛……」

  「我要干你啊!」他把我抱到浴缸用绳子绑住我的手,要学姐看着我,别让我跑掉,开门出去。

  「学姊……为什麽?为什麽要这样对我?」我哭着问她。

  「你不是也很爽吗?有好东西要和好朋友分享嘛!」阿南又回来了,他手里拿了一罐白色液体的罐子,在架子上选了一个黑色的按摩棒,这就像刚才阿齐的一样长。

  「你要干嘛?」惠琪学姊问他。

  「让她先爽一下,这是销魂水,保证让她爽到早上。」他打开盖子,把浓稠的白色液体抹在棒子上。

  「抓住她……」惠琪将我的腿打得大开,他把棒子一下就塞进去。

  「啊啊……」我惨叫一声。

  又不知道哪来的贞操带把那里扣住,我的手又被绑住,没办法拿出来。

  他的手一直在那里推着。

  「啊啊啊……好难受…学姊…」我向她求救。

  「等一下就很舒服了。」

  「还没打开电源你就受不了了,那打开还得了。」他笑着看着我,手拿着遥控器先开到3.我感觉到棒子在我的动里蠕动,「嗯嗯嗯……好痒……」我被绑住的手想摸小穴,却被贞操带隔着。

  淫水渗到贞操带的边缘,「嗯嗯……痒啊……好痒……」阿南的表情看起来很享受我的样子。

  「看来药效发作了。」他要惠齐出来,自己蹲在我面前,我的双脚跨在浴池边,小穴再他面前一览无遗。

  「很痒喔!要不要我帮你啊!」

  「下流……」我不想向他屈服,「我下流啊!那在让你吃点甜头。 」他拿着遥控器将按钮推到2.蠕动的动作又增强,我睁大眼看他。

  「不要啊!我求你,啊啊啊……拔出来…啊啊……不要啊…」「要我拿出来,可以啊!吃吃我的棒子,我就拿出来。」他站起来,把还没射出来的鸡巴推向我,惠齐把我的手给解开。 我也只有这个办法,握着他粗大的鸡巴,张开嘴慢慢的含进去,实在是太大了,还不到1/3就快满了。

  「慢慢来……对,就是这样,来,这里也摸摸。」他把我的右手放在睾丸上。

  我上下的洞都被填满,我以为我会很想哭,但是我却想将嘴里的鸡巴给干到不醒人事,他手也没闲着,开始摸我的奶奶,我享受的看着他。

  「舒服吗?」我点头,「睾丸也吸吸。」我听话的把睾丸吃进去又吐出来,看着鸡巴越吸越粗,我的小穴也被棒子震到淫水流个不停。

  「好了。」他把鸡巴退出去,蹲下来吻住我的嘴,手抓住我的奶奶,我回吻他,舌头不停的挑逗我,离开我的嘴,对我笑了笑,拿起遥控器对着我推到最高速。我感受到快感的来临……

    小安淫事3

  「啊啊啊…不要啊…」我陷入一个即疯狂状态,我从不知道高速会这麽的快。

  我望着阿南,要他手下留情,他不仅没有关起来,反而将它越推越里面,我抓着他的手臂,「我要尿尿…啊啊啊……救命啊…」我根本不知道高潮要来临,只知道淫水就快涌出来了。

  「尿尿?好,我带你去尿尿。」他将我反过来背对着他,把我抱起,双手把我的大腿张得大开,走到一大片镜子面前,我也不知道惠齐学姊是什麽时候出去了,我看到小穴那里,贞操带被震得颤抖着,我感到呼吸越来越急促,他好像知道我快高潮了,把贞操带的扣子解开,棒子因为淫水太多滑了出来,应声落地。

  「小安安,你看看,你的小穴好多水喔!让我好想干你。」他在我耳边呼气,轻舔我的耳垂。

  「你…」因为他的调情动作,我的水又流出来,感到奶奶好胀。

  「叫我南哥,或者叫我大肉棒哥哥、老公,我都不介意。」他脚勾了一个小板凳抱着我坐下,这镜子是防雾的,让我看着自己和他跨下的肉棒顶着我,我撇过头。 「怎麽?害羞啊!我的小安安这麽害羞,嗯。」他笑看着我。

  被他看得有点口乾舌燥,直舔着唇,他的肉棒在我的骚穴上摩擦,让我好空虚。「我……我要……」我看着他。

  「要什麽?」我不知道怎麽开口,他抓住我的手往鸡巴摸去。

  「要这个?」他询问我。

  我点点头。 「那就自己来。」他放开我,反转面向他,鸡巴差点插了进去。

  「嗯……」我轻哼出声。他的大手从股沟那摸进来,轻轻搓揉小穴。

  「喂我吃奶。」他一个命令我一个动作,我捧着奶子靠向他,含住我的乳头,左手抓着右边的奶子,右手在下面不停的搓揉淫穴。

  「嗯嗯……爽啊……啊啊啊啊……」他的手插进来了。

  「高不高兴?爽吗?」我疯狂点头,他要我摸跨下的肉棒。

  「它好大、好粗…」

  「它叫鸡巴又叫肉棒,你要好好的取悦它,它会让你欲仙欲死,来亲亲它,照我刚刚教你的做。」他躺在地板上,我跨坐在他身上俯身含住它。

  他抱着我的屁股在小穴上又亲又舔。

  「嗯嗯……唔唔唔……」我享受的哼着,一边吃着等下干我的大肉棒。

  他抓起刚才的用慢速把棒子插进去。

  「啊啊啊…」我吐出来叫着。

  「继续吃……不准吐出来……」听他的话又含住鸡巴,可是又受不了震动的快感哼着。「唔唔唔……」因为棒子引来淫水滴到他脸上。

  「小宝贝……你的水真好喝,好甜。」囓咬我的阴核,让淫水泛滥。

  我忘情的吃着睾丸,手搓揉的肉棒。

  「我要来了。」直挺的棒子喷射出白色浓稠的精液。「舔乾净……」我听他的话把龟头上的精液吃进嘴里。

  「不要吐出来,含着。」他一下子把棒子调成高速,快速的插着,又突然拿走,嘴巴扑上来,吸着我的水『 噗滋、噗滋』 吸完了,转过我的身,贴上我的嘴,我嘴里的精液和他嘴里的淫水交融在一起,多余的滴落在我的乳房上。

  我勾着他的脖子,两人就这样激烈的吻对方,似乎不够,不知道是药效发作的关系还是他是我的第一个男人,我渴望在他身下呐喊。

  「好吃吗?」他舔着我嘴边残留的液体,我学他一样舔吻一路下来,我依样画葫芦轻咬他的乳头,手在肉棒上来回抚摸着,希望它站起来,干烂淫穴。

  「你真是好学生,对……就是这样……」他仰头享受我的膜拜。

  鸡巴在我的爱抚下半硬了起来,我舔着龟头,紫红的颤抖,他再也受不了的要我像母狗趴着,进入我的淫穴。

  「啊啊啊……好哥哥,好深啊……」他九浅一深的狂干着,从我後背摸到前头的乳房,捏着变形的奶子胀得我好难受,我面对的门被打开,进来的是阿齐。 「原来你在这啊!南哥,干得爽吗?」阿齐淫笑的看着我。

  「啊啊啊……快啊……干死我了……大肉棒哥哥插死我啊……干死小安……」「被干得还蛮爽的嘛!看到你这麽爽的脸,我的鸡巴又大了,来舔舔。」看到肉棒我马上扑上去,我现在是标准的母狗样,欠人干的母狗,上下的动全补满,让我升起满足感。

  阿南改成坐姿好让我吃鸡巴,阿齐似乎被我吃的爽呆了。「阿南,这妞被你调教得不错嘛!吹得我挺爽的。」「唔唔……嗯唔嗯……嗯……」我达到高潮,南哥却还没射出来。

  「该我了,淫娃……」阿齐抱起我,要我缠他的腰『 噗滋』 的插了进去。

  「啊啊……嗯好酸啊……」我勾着他的颈间,臀部随着他扭动,好想我永远要不够,当下我想一辈子这样被干。

  「我带你去一个地方……让你干得爽歪歪。」我们两个就这样没穿衣服走出去,出房门到一个都是玻璃窗的地方,我才知道这里是pub 的二楼,下面都是热舞的男女,虽然他们没有看我,但是我好像在人群中被干,他把我的手贴在玻璃上,背对着我干。

  「有没有看到他们,叫几声给他们听听。」他将麦克风凑近我的嘴,在用力的干我。

  「嗯嗯……干死了,啊啊……好深……好厉害啊……」我的声音传到pub 里头,听到了人都在东张西望,看到他们听我的淫声,我的淫水又不停的冒出来。

  「说,你被干得爽不爽?」

  「爽啊……好爽啊,我要永远都被你干……大鸡巴哥哥……啊啊啊……」我越说越兴奋,用一只手抓着我的奶奶。

  「说,你是欠人干的淫娃、母狗,永远都被人干。」阿齐越干越用力,一直达到深处。

  「我是欠人……欠人干的……母……母狗……永远都要……要被人干……老公,我受不了了……快死了……啊啊啊……」我受不了高潮的冲击快晕了。

  「我也到了……」我们一起高潮,他射进我的子宫,抽出来,沿着大腿半着我的淫水流下来。

  小安淫事4

  …等到我高潮过後,阿齐他带我到一个小房间里面,里头只有十几张椅子,什麽也没有。

  「等一下你就知道自己有多淫荡……」阿齐对我淫笑,把我带到其中一张椅子上坐好。

  他些出去,只剩下我一个人,过不久又进来,这次是阿齐、阿南带着十位带着面具的少女,阿齐手上拿着一套水手服和按摩棒。

  「小安,刚刚被干得爽吗?」其中一个少女到我面前。

  「学姊……」

  「你们先去位子上,小安,我们不会勉强你去接客,但是你还是要帮忙服务一下,她们都是出於自愿的,先穿上这衣服吧!」阿南蹲在我的面前,帮我穿上和她们一样的水手服,上衣只是透明的白色薄纱,裙子短得连屁股都遮不住。

  後来又有十几个男人走进来,一样带着面具,阿南把我抱起来坐在他的腿上,手不规矩的受下磨蹭我。

  「嗯……讨厌啦!」我根本就放弃了矜持,说不定我就是适合这里,这是之前都不知道我是这麽的淫荡。

  「讨厌啊……那这里呢?还讨厌吗?」他故意把手抚在已经湿得不像样的小穴。他把里头的淫水和着他们的精液挖出来,我把被贴在他胸前,双手向後勾在他的脖子上,双脚弯曲踩在他的大腿上,一副荡妇样。

  「嗯……在进去一点,对……嗯唔……好厉害…亲老公……」为眯迷蒙的眼,屁股跟着他的手指摇动。

  「小安……你的小屁屁还没开过苞,等一下我找人帮你开,好不好?」他在我的耳边轻咬,在我意乱情迷的时候做这个决定。

  「好……」他使了个眼色给阿齐,阿齐到十几个男人那里不知道说了些什麽,每个人都急着举手。

  他把我放了下来坐在地上,走到一旁,来了个男人,他的棒子真是粗大,应该有25公分吧!

  「小 妹妹,哥哥我来服务你。」他跟阿南作同样的姿势,把我抱在他腿上,直接摸上小穴,挖了一点淫水抹在菊花上头。 「小 妹妹,准备好罗!」他说完就直接插了进来。

  「啊啊……好痛,我不要了……走开啊……」我整个人被痛醒,睁大眼看着阿南,求他把我身後的男人带走。

  「小安安,等一下就不痛了,忍耐一下……」他把按摩棒塞到我前面的穴里,後面的男人还是不顾我的哭喊继续抽插,我痛到眼泪飙出来。

  渐渐的我感觉不痛了,阿南看我的表情有放松的现象,立刻打开按摩棒的低速震动,「嗯……」我的脸上出现超爽的表情,右手还握上按摩棒,一进一出的插着。

  阿南要後面的男人停下,又把按摩棒的开关关掉。

  我慾求不满的看他,用最嗲的声音叫他:「南哥哥……安安要……」「你要啊……等一下,先吃他们的鸡巴,把他们吹爽。」他要一群男人在我的面前排队,第一个肉棒直挺的在我眼前,每一个都大概一样粗大。

  我媚眼看着在我前面的男人,伸出舌头在他的龟头上绕圈,有点分泌物出来我在整支吃进去,一边逗弄他的睾丸,插在我菊花的棒子又开始律动,我穴里的按摩棒也开始震动。

  「妈的……你吸得真爽,我要射了……」扶着我的头,用力的向前挺,把全部的精液都射进我的嘴里,他离开前我还故意伸出舌头在唇边舔一圈,每一个我都这样吃棒子,到了第三个我後面的男人受不了了,全部射进我的直肠里,我爽到骨子里。

  「真紧,爽死我了。」他要离开前还故意把按摩棒插到最底。

  按摩棒的低速根本让我达不到任何高潮,我一样一只手到下面辅助按摩棒抽插,终於吸到最後一个鸡巴,阿南故意把按摩棒转到最高速,我小穴整个麻起来。「啊啊啊……要死了,唔唔……嗯唔……」我用力的喘息,把鸡巴吐出来叫着,那男人不高兴又用力的插到我的嘴里。 我快达到高潮时,他也射到我的嘴里,我嘴里吞了十几个人的精液,有太多都溢到外面来,流到奶子上。

  我向後倒去,躺在地板上,爽手摸着奶子、按摩棒,「啊啊啊……死了,我要死了……啊啊啊啊啊……」我达到最高潮,整人像抽筋一样拉直。

  按摩棒也停了,滑出小穴,一整摊的淫水。

  阿南走到我的脚边,把我的脚抬到他的肩膀上,整整30公分的鸡巴插了进来。「嗯……好老公,安安好爽,继续插……」「安安好淫荡喔!安安是最淫荡的女人,这边一堆男人要干死你……」把我的叫环在他的腰上,让我的手臂勾在他的脖子上,吸着我的嘴,我回应他把舌头伸进他的嘴里,胸部磨蹭他,下面不停的插,越插越猛。

  「啊啊…嗯,大鸡巴哥哥……插得好爽,爽…爽死安安了,我要每天都被南哥哥插,要升天了……」我又一次的高潮,阿南还是没有射出来。

  「安安要不要当我的荡妇…」

  「要……安安是大鸡巴哥哥的荡…荡妇,每天让你插…每天让你干…干到死。」我被干得满身出汗,他把我到起,边走边干,走到被人干的学姊旁边。

  「安安……爽不爽……」

  「爽死了……我每天都要来被干。」

  「好……我…每天都带你来,啊啊啊……好深啊……」学姊也被干得语无伦次。

  「南哥哥……」

  「嗯?」他走到墙壁,让我靠着,插得更深。「好厉害啊……啊啊…嗯嗯……」我脸上出现痛苦表情,又来了,又要来了。

  「安安帮我生小孩。」

  「好……我帮你生小孩,射进来……」我根本不知道我在说什麽了,他插得我阴户外翻,一个猛记甚到我的最深处,好久的时间,他的精液都溢到外头来,我也晕了过去。

  小安淫事5 …

  「小安……」我再次转醒,是在一台休旅车上,在我旁边的阿南等我醒过来。

  「嗯……我怎麽在这里?」衣服都穿好了。

  「我带你回家,你家就在对面。」我的骨头都快拆掉了,「学姊呢?」「阿齐带他们回去了。」他看我连坐起身都难,扶我起来。

  「回去泡个热水早就会比较舒服。」

  「谢谢。 」其实仔细一点看他还长得满帅的,我不禁脸红。

  「快回去吧!」他直接开车门要让我出去,但是我根本走不动嘛!他全看在眼里。

  「那你要我陪你回去?」我点头,但是他没有要下车的意思,迳自把车门又关起来,穿上大衣,把我的内裤脱下来。

  「给我作纪念吧!」顺便把他的裤子拉链给拉下来。「你现在拉你的拉链做什麽?」我有点傻眼。

  他不理我,整个人要我贴在他身上,手伸进拉链的口里,把里面的内裤裤头拉下,鸡巴跳出来,打开我的大腿,拨开阴唇,我根本没有力气去管他,他就直接把鸡巴插进来。

  「啊……」抬头看他,他亲亲我的嘴,对我说:「你都让我干成这样了,你走不动,我就这样带你回去。」幸好他的大衣够大可以遮住我整个人,扣子扣好後,打开车门下车,已经很晚了,马路上都没有车,他边走我的穴里的鸡巴也有小小的抽插,痒痒的,我似有若无的呻吟,他的鸡巴也跟着大起来,我大胆的解开他的衬杉,舔他的乳头,不停的挑透他。

  「安安……就是这样,继续……你是很好的学生,不被人干实在太可惜了。」他沙哑的说。

  「别走大门,走後门的楼梯。」我家在三楼,大厅有管理员,所以要他走後门进去。

  我家隔壁正在做大楼,晚上都会有工人在我家後门一楼楼梯喝酒。

  经过他们他们还不知道我。

  他走到二楼突然停下来,不停的插我,他把大衣的扣子全解开,把我裸露在外头。

  「嗯嗯嗯……」淫水直流,我好像看到楼下的工人在看我被人干,他把我的校服拉起,伸进去摸我的奶子,边对我说:「你看,楼下的人都在看你,看你有多淫……」他好像故意要给工人看我被干的表情,一直走下楼。

  他们都用淫荡的表情看我,看得我身体也热了起来。

  「嗯啊啊啊……南哥哥,你的鸡巴干死小安了,啊啊啊……」我不想理会他们的眼光,一直呻吟起来,直到他射出来。

  我去喘吁吁的趴在他胸前,又往楼上走。「进去吧!有空再来找我,这个送你,包准你会爽死,还有记得来找我的时候要插着它来找我」他淫笑道。

  「讨厌啦!」把他推往门外,把门关上。

  隔天是星期六,我起床没有看到妈和叔叔,打开电话录音,妈和叔叔又飞到美国去了,要过三天才会回来。

  打开电视看了没有多久就感到肚子饿了,反正家里也没有人,我打算出去吃。

  到了房间拿衣服换,看到昨晚他送给我的按摩棒,拿起按摩棒,坐在床上,把穿衣镜摆在我的前面,大腿张开拨开我的阴唇,想把它插进去,但是它真的太大了,我根本不记得它昨天是怎麽进来的,我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硬插进去。

  「啊……」看它直接插进去以後,拿起遥控器先推到低速「嗯嗯……」我想来个刺激的,不知道案到高速後会这麽刺激,整个人跌到地上,遥控起也滑出去,摔到地上去。

  「啊啊……不行了,天啊……」我达到今天的第一个高潮。

  我想把它关掉,捡起遥控器却关不掉,我慌了,下面又不停的震动。

  「啊啊……」我直接把遥控器锂头的电池拔掉,果然不动了,我送了一口气,站起来按摩棒也滑出来,之後我不管怎麽用,按摩棒就是不会动了,天啊!

  阿南说要插着它去找他,如果没有的话,他又不知道要怎麽整我了,只好出去再买一个吧!

  走到衣柜拿出内衣裤,想如果没穿内衣裤不知道会怎样,又放回柜子里。 从最底下找出一个黑色袋子,里头是学姊和我出去逛街时候买的,里头是小可爱和超短迷你裙,买回来後我都不敢穿,现在我反而爱上了被人视奸的感觉,再穿上七分袖的衬衫,在看看镜子里的我,不错!拿起小包包就出门了。

  走在路上,我感觉每个男人经过我的时候都会多瞄我修长的腿一眼,吃完午餐看表一眼发现还早,就在东区附近逛逛,其实那里和我昨天去的pub 不远,想去那里看看,打算抄近路,走在一条小巷子里头,看到一家不是很起眼的情趣商店,想说进去看看有没有和坏掉的按摩棒有一样的,反正我穿成这样也认不出我是高 中生,推门进去看到琳琅满目的情趣用品,想到昨天的事淫穴那里有点出水,店虽然很小但是五脏俱全。

  「小姐,需要什麽吗?」一位看起来40多岁的老板走过来,我有点不知道要怎麽说。 「我……我看看。」「好,请随便看,喜欢什麽在跟我说。 」又走回去柜台。

  我看到一个包装成平安符的保险套,很可爱,拿起来却不小心手滑掉到地上,我赶紧弯下身捡起来,却忽略了我没有穿内裤又穿超短裙,屁股对着柜台那边,我想老板什麽也看到了吧!

  我直接拿到柜台要结帐,接近柜台发现柜来里的玻璃柜上有我用的按摩棒。

  「小姐,只要这个吗?」他用色眯眯的眼神看我。

  「我……我想看……我想看看那个。」我讲话结结巴巴,手指像那根按摩棒。

  「这个啊!」

  「对……那这个样多少钱?」

  「这不便宜喔!这是外国进口的,有三段变速,尺寸是依外国的来做,这是店里最大了,要8500. 」「8500!?」我听了根本傻眼嘛,我哪来的这麽多钱,我又想到阿南。

  他看我为难的样子,故意说:「其实可以打个商量啦!」「可以吗?」他打量我全身,又对我说:「只是你愿不愿意?」「我愿意。」我每次买想要的东西,就立刻要到手,不继任何的代价。

  「是吗?我要你……让我干一天,这支就不用钱送你。」他靠近我说。

  「什麽?」

  「不要的话,那就8500拿来吧!」他伸出手,明知道我没有那麽多钱。 反正他又不认识我,看他的年纪应该撑不了多久吧!

  「好吧!」不知道哪来的勇气说。 他有些惊讶的表情,又随即成了色眯眯的样子,翻开柜子的板子要我进去,打开壁上的按钮,外头的铁门关下来了。

  走进去有个楼梯走上去,看到超大的客厅,有家庭音响,超大布幕,根本和楼下的小店不像嘛!

  我坐在沙发上。

  「你的房间在哪里?」

  「别急嘛!先看个影片。」他把灯都关了,拿了一杯柳橙给我,拿起遥控器打开录放影机。 放出来的是无码A 片,日本高 中女生在萤幕前吸大肉棒,吃得津津有味,画面又是超大特写。

  我看得口乾舌燥,拿起手中的果汁猛喝,片里的大肉棒直接插进去她的洞,干得她爽得拼命叫,老板故意把声音调大,环绕音响出来都是那女生的淫叫声。

  不到一会儿我把果汁喝完了,放在桌上,坐在我身边的老板搭上我的肩,又往下摸去,摸到D CUP 的奶子。

  想想反正都要被他干,乾脆甘愿一点,我也会爽。「嗯……老板,不要这麽急嘛!」我故意撒娇给他听,手覆在他摸我奶上的手,抓着他的手绕圈,我也不知道为什麽会开始热起来,身体黏在他身上,他也抓得我好舒服。

  「小 妹妹……你几岁啊?」

  「我今年19. 」

  「19啊!这麽小,就穿得这麽辣,发育得这麽好。」手又慢慢的下移,拉起裙子,摸我的大腿。

  我放大胆的去摸他的裤裆,「你也很大阿!」

  「你等一下就知道我又多大。」把我抱到他身上跨坐,把我衣服给扯掉,全都破烂掉。

  「你坏,把人家的衣服弄坏掉。」

  「不撕掉怎麽吃你的奶?好香……这麽骚,你都不穿胸罩出门。 」咬舔着我的乳头。 我舒服的抱着他在胸前,他摸到我的淫穴。

  「连内裤都不穿……是特别要给我干的吗?」挖了一点水涂到乳头上,再吸得吱吱出声。

  「是啊……我是故意要给你干的。」

  「我今天一定要把你干到没办法出这里的门,刚刚加料的果汁好喝吗?」原来他加了催情剂。

  「你……我都跟你上来了,还给我喝,不管,我要惩罚你。」把他的头离开胸前,站在他面前慢慢的边扭腰把短裙脱下来。

  慢慢的爬上他身上,把他衬衫的钮扣一个个解开,他40多岁了没有啤酒肚,我冰冷的小手在他身上乱移,他的手想抱我被我制止住。

  「不可以喔!」亲吻他的嘴,他配合的吸吮,我的唇往下经过他的喉结、胸膛、乳头来到他的裤头,打开他的皮带、拉链脱下这个西装裤露出三角裤,包着弹跳的大鸡巴,隔着裤子上下舔弄,眼神妩媚的往上吊,看到他享受的抚着我的头,脱下内裤鸡巴跳出来直挺在我面前,他鸡巴根昨天阿南干我的鸡巴差不多粗大,前头已经呈现紫红色的状态,乒乓球一般,「这麽猴急啊!」亲吻待会要干我的鸡巴,膜拜似的舔它,昨天阿南教的我全派上用场,他终於受不了的把我压在我无聊!以後不说沙- 发上,直接冲动的插进来。

  「啊啊……老板……」

  「叫我福哥就好了。」

  「福哥哥……慢点……嗯嗯…啊啊啊啊…」

  「妈的还真紧,可惜你已经不是处女。」

  「在用力点……鸡巴哥哥,妹妹被你干死了…爽啊!」淫水乱喷『 噗兹、噗兹』 的响。

  「等一下我叫我儿子也干上一炮。」

  「好啊……都叫来干我,嗯啊……要来了,我要泄了…啊……」干了20多分,热热的阴精喷在他的龟头上,他却来没泄,还猛得很。

  他要我趴在地板上,以老汉推车的方式要我走到他儿子的房间,我们来到一个门板前,他猛敲门,好像是他的儿子在睡觉吧!

  我听到骂人的声音,脚步越来越近,门打开了。

  「儿子,我干到一个年轻的,有没有兴趣啊?」说的时候又用力插几下。

  「啊啊啊……」

  「小安安……」我听到阿南的声因,我抬头看到裸身的阿南在我身前。

  「南哥……啊啊……好厉害啊!」

  「你们认识啊!那好……你去吹吹他的老二。」我扶着他的腿来到鸡巴前,他们一前一後的把我抬进房里,福哥躺在床上要我自己动,阿南跪在面前让我吃。

  「小安安……你还是这麽厉害,对就是这样……」他抚着我的头给我鼓励。

  「你叫安安啊!接好喔,我要射了……」他握住我的腰,拼命上下挺,射进我的淫穴里,我也刚好高潮。

  「唔唔嗯……」我爽到翻白眼接受他的精液。

  小安淫事6 …

  等到我再度醒来身边已经没有任何人,看到窗外的天色已经晚了,下床走进浴室冲冲身子,把之前激情所留下的都冲掉,我的衣服已经被撕毁,光着身子走出来找有没有可以遮住身子的衣服,我看到椅子上有挂一件衬杉,我穿起来下摆即膝。

  「咕噜…」我按着肚子才想到,我从中午以後就没有在吃东西了,走出房门他们父子不在家,只好擅自去厨房觅食,还没到厨房就看到餐桌上有面包『反正家里又没有人』 我心想,屈膝坐在椅子上直接拿面包来吃。

  在我吃的时候根本不知道阿南就在我身後,他连同椅背把我抱住。

  「赫……」我吓了一大跳。

  「安安,你知不知道穿这样坐着会让人有很多的遐想。」衬衫下摆已经被拉到腰间,阿南搓揉我的大奶,食指和拇指捏着我的乳头。

  「我来喂你。」他把我的眼间蒙起来,把手拉到背後反绑,把我抱起来用他的双腿撑开我的,我可以感觉的出来他把裤子脱了,大鸡巴隔着他的内裤和我的摩擦。

  他把面包撕开一口一口的喂我,起先我还不知道他为什麽要这麽做,接下来他从後面抠我的穴穴。

  「嗯嗯…」我的屁股跟着他的手摆动。

  「安安,舒服吗?」我疯狂的点头,靠在他的颈间,对他的耳吹气。

  「嗯…」他拿起撕开的面包往我的穴口抹上淫水,往我的嘴巴喂。

  「好吃吗?」我嚐到咸味,其实也没有什麽怪味,我点点头。 等到面包都吃完了,他就说:「面包吃完罗!该你为我服务了。」他还是没有把绳子解开和黑布解开,只是让我凭感觉接触他,他拿了一支中等的按摩棒插进来,「嗯…」我从他的脸开始接触,他的眼、鼻、唇,到了唇他开始和我热吻,里头的按摩棒也开始低速运转。 我和他的舌纠缠,结束後他还鼓励我「不错,有进步。」一路吻下来到他的胸前、腹肌,他将按摩棒转到中速,我就有点受不了了。

  「啊啊…嗯好快…啊啊啊…」我停止我的动作,沉浸在震动的快感中。

  「不准停…」把按摩棒终止,我的穴的不得了,只好继续我的调情工作,他的内裤像薄纱一样,一下子就被我的口水浸湿,形状已经被我舔出来了,他帮我把鸡巴掏出来,我拿出吹箫的功力,下午他没有射精,所以一下就胀起来了,他将按摩棒冲到最快速,「唔唔……唔唔唔…」他一手按助我的头不让我离开、一手按住下面的按摩棒以免掉出来。

  「好爽……安安越来越厉害了。」他开始抽插我嘴里的大鸡巴。

  「嗯唔……」

  『 好美啊…快到了…到了…到呃啊…』 我全身颤抖,淫穴不断的收缩,他抽出鸡巴和身体里的假鸡巴,把绳子和黑布都解下来了。

  「宝贝,很累吧!光吃面包应该不够,我帮你叫披萨。 」看到他的鸡巴还没射精依然挺着,看他胀的这样好像很难过。

  「喂,我要海鲜和六小福披萨,我是阿南,你让阿新送就知道在哪了,就这样。」我走到他面前,把衬衫的扣子一颗颗解开,趴到他的身上,往他的鸡巴坐下去。

  「嗯……」他的鸡巴总是可以把我塞得满满的。

  「你不是累了吗?」阿南讶异的看我,「你还没射啊!不能只有我爽吧!」「安安好体贴喔!那我让你爽上天。」他握住我的腰,不断的往深处插。

  「啊…啊啊啊啊…要死了…被大鸡巴哥哥插死了…啊啊,轻点…啊嗯…好快,亲哥哥插死妹妹了……啊…」「啊……喔……爽……爽……好……」

  「你还是这麽紧,安安,你爱不爱我?」

  「嗯嗯……爱…爱啊…好爱…」

  「喜不喜欢天天被我干?」

  「喜欢…好…好喜欢……干到死啊…」连续抽插20分钟,我快到了高潮。

  「哥哥…妹妹要死了……被哥哥插死了…啊啊啊……」我的阴精喷在他的龟头上,他依然挺进没有任何要射的现象,他抽出来换个姿势,我平躺在沙发上,一脚勾着他的腰,一脚在搭的肩上,插进来比刚才还深。

  「好哥哥…插的好深啊!老公……」

  「叮咚…」披萨送来的。

  「来…老婆,我们去开门。 」抱着我不停的抽插,到大门开门,果然是送披萨的,他愣了一下,随即走进来。

  「挖勒……干的这麽爽。」

  「安安,我再叫一个人来陪你。喂…要干就快点,不要罗哩巴唆的。」阿南把穴里的鸡巴抽出来,我迷蒙的看他,他把我换个方向,直接插进菊花穴里。

  「啊……」虽然後面也开了苞,但是撑开还是会痛。

  「小妞,我也来陪你玩玩。」那个叫阿新的也把裤子给脱了,插进了前面的洞,他的鸡巴不比阿南的差,插进来的时候让我有酸软的感觉。

  「开始罗!」他们一个进一个出,配合的刚好,我抱着前头的阿新,疯狂乱叫「啊啊啊啊……好厉害…」「哇塞…这妞的奶子真大,真香…」他埋进我的双峰内,含住像婴儿吸奶一样。

  我被他们双管齐下,魂已经不知道飞到哪里了,任他们摆布,我的高潮有要来袭,抱着阿新狂吻。

  「唔唔唔…唔啊……啊死了……飞天了…啊啊啊……」「安安…我也来了。」阿南率先射在我的肛门里。 阿新还是不停的插着,「小妞,你让我搞得好爽,我已经好久没有这麽爽过了。」他把我抱到沙发坐着,腿撑的大开,让我看到他的大鸡巴在插我的穴穴。

  「好老公……你干死妹妹了……」我的阴唇已经外翻,他却没有要停止的现象。

  「我找好多人来干你好不好?」

  「好……都来干我…干死我……」

  「妈的,你真热,我要射了,接好…」阿新快速的抽插甚到我的最深处,我感觉到我的子宫都是他的精液。

  小安淫事7.

  阿新抱着虚软的我,「小 妹妹,这麽小就这麽淫,以後你的老公能满足你吗?」我笑笑,用撒娇的语气,「那你们都当我的老公好了,人家当你们的老婆,好不好?」「那不就变成我吃亏,我要跟别人共用一个老婆。」我在他的右耳吹气,舔舔他的耳垂。「等一下我就专让你一个人干,你就只有我这个老婆,我也只有你这个老公,好不好?」「哈哈哈……我开玩笑的,你以为我真这麽小气,我们今天专干你这小淫娃,你也别回去了。」「好啊!反正我回去也没人在家,明天不用上课,但是你们要怜香惜玉喔!

  」舔舔他的喉结,扭动屁股,我知道他又要硬起来,我媚眼看他,「哥哥……人家我还不知道你叫什麽名字呢!」「我叫阿新,你呢?我要怎麽叫你?小淫娃……」他的手重新抚上我的傲乳上,「人家叫小安。」阿南已经穿好衣服,看样子是要去PUB 上班,「小安,你要跟我去吗?」「人家她要在家和我缠绵,你快去上你的班吧!把披萨先拿到楼下去,我待会带她下去和乾爸一起吃。」「那好,小安,我先出去了。」他走来轻拍我的头,给我一记的深吻。

  待阿南走了以後阿新抗议「小安,你真偏心,你怎麽没有给我亲。 」我笑笑,撑起身子,舔开他的唇嚐到淡淡的菸味,「这样可以了吧!」「这还差不多,饿了吗?」「有一点。 」

  「那我们下去吧!」他抱起我,但是他的巨棒还是没有离开我。

  「可是……我的衣服被撕掉了。」

  「是喔!不过没有关系,因为我没有打算让你穿衣服,就这样下去吧!」他走到房间去,把制服脱了,换上一件T 恤。

  他抱着我走到楼下的楼梯间,这楼梯是和店连在一起的,所以会走动的只有我们,不会有其他人。

  我隐约可以听到老板在跟客人说产品的功能,阿新在楼梯间坐了下来。

  「小安,我走不动了,你要怎麽报答我?让我舒服的话,我再带你去吃披萨。 」他耍赖的坐着,我们这样进不进退不退的。

  我的脚撑在上一个阶梯,努力的靠自己让巨棒在我的湿穴里移动。

  「嗯……你好坏。」我用非常小声的语气怪他。

  不停的做着活塞动作,他的肉棒热的像烧过的铁棒,而我也感到阵阵的快感,但是咬着下唇不敢出声。

  「小安,你看你的水好多喔!我整只手都湿了。」他将被淫水浸湿的右手给我看。

  我做的腰好酸。「好啦!我饶过你了,换我让你舒服舒服。」他握住我的腰,快速的抽插。「嗯……慢点、慢点…」我小声的说,不敢太大声。

  「没关系,这麽爽,你就大声的叫出来,这麽小声我听不见。」他越抽越小力。

  「你…怎麽这样……」我红着脸看他。

  「怎样,叫出来嘛,越大声我越有力喔!」用力往上顶一下。

  「啊……」我不经意的大叫。

  「对嘛……就是这样,继续啊!」

  「啊……新哥哥,你好厉害…干得我…我好麻…」我放开了一切,不管的叫出来,叫得大声到外头听到客人的疑问。

  「阿福,你们楼上再放什麽片啊!叫这麽大声。」「等下你就知道了。」「乾爸,我来了。」我搂着他的颈间,小穴被他干到外翻,他下来的姿势可以让老板和客人看到我们交合的地方,刚才他在我里头射出的精液跟着他的抽动翻搅出来,随着我们的走动一滴一滴的滴在地上。

  老板拉了椅子在我的後头坐下,面对着我快被搅烂的淫穴,阿新突然停了下来,引来我的不满。 「嗯……不要停啊!」「不好意思,我等等让你更舒服。」他把铁棒抽出,抱着我面下外头,拿了活动的高脚已调到最高,两脚绑在两旁的柱子。

  「你们要做什麽?」我吓到了,我现在做的高度是比橱柜还要高,等於是让客人一览无遗的角度。

  「你先示范一下新产品好不好用。」老板将刚进的新产品摆在桌上,先拿一小盒的东西,准备一旁的V8对准我的小穴,对客人说:「老何,这是他们说刚研发出来的春药,听说比之前的还要持久个2 小时,我现在示范给你看。」从盒子拿出滴管和瓶子,先用滴管吸出一半的透明液体,插在穴里喷进。 「啊……」我感觉到凉凉的液体在里头。 把两个震蛋贴在我的奶头上,阿新用手指进入我的湿穴里搅动,一只、两只到了第三支我的臀部跟着他的手指晃动。

  「嗯…嗯嗯嗯……好热,快点……受不了了,我好热……」「福哥哥,干我……快点,人家等你来啊!」抓着老板的手在我的身上乱摸。

  「等一下,这是最新的产品,上头有很多的洞,只要开关一按下去,很多就下入珠的圆珠就会不断的变幻突出,而且还会自动的旋转。 」他说完,把开关关掉,先要阿新把手指抽出,直接塞入穴穴中,因为还没有开开关,所以那些珠子都会缩在里头,是很细的一根,但是他一开开关,所有的珠子就不规则的转出,老板把开关打开来,它不只震动还不停的旋转,他将棒子按住防止它滑出。

  「啊……好爽啊!从来…从…从来没、没这麽爽过,啊……要死人了,啊…」「这还有3 段式,现在只是第3 段。」

  「这只是第3 段就爽成这样了,那到第一段她不就飞天了。」客人惊讶的说,他伸手往棒子尾端推进来,淫水跟着棒子的推压被挤出来,蜜汁流向屁眼。

  「啊…哈…哈…唔唔…」

  阿新吻住我的唇,眼神示意要老板把速度转到1 ,当他转至1 ,我双眼瞠大。「唔唔……唔唔唔…」珠子越转越快,我的潮水直接喷出,喷在V8的镜头,全是水淋淋的画面。

  「好了,好了,这些我都各买十份,把她放下来吧!看你们把她折腾什麽样了。」老何把钱付了,拿了一袋的东西。

  「谢谢啦!过几天我会把光碟给你。」老板笑眯眯的送走老何。

  他V8关起来,再把我身上的东西一一拿掉。

  「你们怎麽这样?我以後怎麽见人啊?」我红着脸娇嗔,一点不像是责怪。

  「放心、放心,我没有拍到你的脸,所以不会对你有什麽太大的影响,这是我要向别人推荐的光碟,只是想要跟他们说这东西的好处,没关系的,这你帮我的好处,收好。」他拿了个红包给我。

  小安淫事8

  在那天以後我都固定几天去店里帮忙,去上班的时候福哥都会拿新款的衣服给我,说是让人会有想买的欲望,我看是他自己想看吧!

  像今天就换上日本和服,和服的衣襟开到可以露出半圆的傲乳,和服的布料是薄薄的一层棉纱,下摆到大腿,一弯腰就可以看到里头穴穴。

  老是要我搬货,爬上爬下的,便宜了他的眼,吃了一上午的冰淇淋。

  规定我上班时不准穿内衣和内裤,这我也照做了,反正我也没有什麽怨言。

  「小安,过来一下。」福哥叫我到柜台。「把这些单子拿到店外头放着。」我看了一下单子的内容,只是新款的商品,可能在促销吧!我听他的话拿到外头放着。

  要从外头进来时,几个大学生经过,看到我的服装後,又看看店的招牌,用着有色的眼光看着我,我也不理会他们,自己转身进店里。

  「福哥,时间到了,我要下班罗!」

  「等一下。」

  「有事吗?」我疑惑的看他,我货都补完了,什麽\\也都巡过了,应该没有漏到的才对。

  「小安啊!我们好久都没有干过了,今天就留下来吧!」他抱住我,手已经直接伸进来了。

  「有人会进来啦!」

  「没关系啦!你不觉得这样才刺激吗?」

  「你……嗯…讨厌啦!」其实我也好久男人干了,学校之前才在期中考,根本没时间过来。

  他脱下裤子,大鸡巴在子弹内裤里很不安分,已经无法遮住它,「干嘛这麽急?」我的手摸上它,「啧…这麽大了,你都没有喂它吗?」「今天一看到你就已经这样了,乖女儿,你来喂喂它。」「我才没有你这个爸爸呢!动不动就要上女儿。」「可是,你也挺想爸爸的啊!要不然也不会这麽湿,湿女儿。」「还不是你的错。」我脱掉他的内裤,要他半蹲让他插入。

  「嗯…坏爸爸,快撑死我了。」我舔舔他的唇。

  他只是笑笑,就开始猛抽插。「嗯啊…亲爸爸插死女儿吧!」和服在我身上已经乱掉,让我看起来像淫乱的日本妹。

  我感觉他今天比以往还猛,已经插了好久,我的小穴已经红肿,「嗯…亲爸爸……受不了了,大鸡巴哥哥……干得妹妹快死了…啊啊……」他突然停了下来,在我耳边说:「女儿,我们今天来玩好玩的吧!」他退了出来,手指在我淫穴那沾了些淫水,抹在菊花洞上,转过我的身子,抱起我,毫不留情的插了进来。「啊…你真的好紧,才插一点就想射了。」他扳过我的头,激情地吻着我,在我不注意的时候拿了按摩棒插进前面的洞。

  「嗯…」他要我扶着前头的棒子,不让它掉下。

  他走向大门,现在是下午的时间,小巷子里头也没有人进出,他打开了门,就在门口开始抽插起来。

  「啊……不行啊,不可以在这里,不可以……」「放心吧!没有人会进来的,大声的叫吧!」「啊……啊啊啊,坏爸爸,怎麽可以当众干女儿,啊…好爽……你好坏啊…干得女儿好爽……爸爸,再来啊!干死我这小荡女……天哪…好厉害……啊……干死了…死了……」我一手环着後头的他,一手扶着棒子,在两面夹攻的情况下,我也不会太在乎有没有人会经过,我的衣襟已经全部敞开,一对巨奶就在当街晃着。

  「啊……不行了,好爸爸…亲哥哥,妹妹不行了,啊……」我一阵的轻颤,他也低吼,两人一起到了高潮。

  「下来帮我舔舔吧!」

  我蹲了下来,棒子依旧在我里头动着,我左手握着肉棒,我的菊花穴里头流出了刚刚他射的牛奶。

  「小安…就是这样,你身上的洞真是太赞了,不搞你我还能去搞谁?」我舔得他又挺起,我缓缓站起来,勾着他亲吻,把我刚舔的一起和他分享,棒子也不顾了,就让它自动掉落。

  福哥两手撑起我的大腿,再次进入幽穴。「啊…」正当我们差得快高潮了,刚好有人走了进来,原来是刚才的大学生之一,他看到我们这样子,瞠大了眼看。

  「怎麽,小夥子,要来买东西吗?」福哥边说边插。

  「嗯…不行了,爸爸干死人了……啊啊……」我没有发现到身後的人。

  大学生拿了我刚放在门口的宣传单,不知道看到什麽,大声问着福哥。

  「凡买想买的商品,都可以原商品现场作示范。」「可以,你进来看看吧!」福哥快速的抽插,逼得我上高潮。

  「啊啊啊……」

  我登上了高潮,无力的靠在福哥的颈间,他抱着我进店里,和上次一样,把我抱到高脚椅,调到最高,手脚被绑了起来。

  「你……你要干嘛?」我现在开始感觉到不对劲。

  福哥笑着对我说:「生意上门了,乖乖的。」

  那大学生在店里逛了一圈後,手里拿了一样物品。「我想试这个。」他拿的是一个七段式的震动按摩棒。

  「请先付钱,2500。」

  大学生毫不犹豫的拿出钱包里的钱。

  福哥把包装拆开,装上电池,向他示范从一到七的震动式,接着来到我的淫穴口。

  他先转成低震动,慢慢的转进我的里头。「嗯……」感觉到冷冷的硬物进来我的淫穴,我皱眉低吟,慢慢的插到底,福哥抵着按摩棒,不让它掉出来,他又把遥控器给那个大学生。「你自己调吧!」一开始他只是在一跟二之间来回,那低速的震动我没什麽感觉,只是有点麻麻的,我扭着臀部乞求更多。

  他想也没想的直接调到七,那突然的巨大震动、冲击,让我受不了,「啊啊啊……死人了,救、救命啊……」我的淫水直喷,我一直不停的叫着。「好哥哥……停一下,不行了……妹妹不行了……啊啊……」我隐约看到他的淫笑,他不理会我的哭喊,直到高潮来袭,我撑不过那冲击,直接昏了过去。

  「老板,这女的怎麽回事?」

  「没事、没事,货验完了吧!」

  「嗯,还可以,帮我包起来吧!」大学生拿整根湿漉漉的按摩棒给福哥,福哥用密封袋装起来。

  「下次再来。」

  福哥将我松绑,把我带到楼上休息。

  就这样我接到第一件示范case。

  字节数:39378

    【完】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最新发布小说
上一篇:佳蓉学姊 下一篇:爱在澳洲的日子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