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人妻交换

多面之家

时间:2017-01-05 13:25:05  来源:  作者:

(上) 姐弟篇

   「怎么回事?」正在熟睡中的我忽然感觉到阴茎上传来了一阵阵的麻痒,耳边也传来了「滋滋」的声音,还有一股酒气。

  我睁开了眼睛,天还没有亮,房间里很暗,从走廊传来的微弱的灯光透过门缝照在我的身上。一个人正趴在我的双腿之间,在那里「品尝」我的阴茎,一双柔软的手在我的睾丸上弄来弄去的。我挺起了身体,她还在那里,随着我的身体移动也往前蹭了一下,我的手摸索到了她的乳房上,当手指摸到了左面乳头下面一个小小的突起的时候,我就知道了她是谁。

  「姐姐,你怎么回来了?」我问。

  「鬼灵精,你怎么知道是我?」姐姐吐出我的阴茎问。

  「你的左面的奶头下长了一个小疙瘩,我摸了无数次了,还不知道啊。」我说。

  「知道就好,我还不是想你才回来的。」姐姐说。

  「你怎么半夜回来啊,妈妈知道吗?」我问。

  「公司今天开酒会,才散不久,本来要回你姐夫那里的,可是太晚了,路又远,我就跑回来了。」姐姐说着亲了我的龟头一下。

  「妈妈知道吗?」我问。

  「我从后门进来的,一进来就直接奔你这里来了,妈妈还不知道的。」姐姐说。

  「那就快休息吧,这么晚了,还胡闹。」我说。

  「什么?这么绝情啊,人家可是想着你啊。」姐姐说完不由分说便吻住了我的嘴,一嘴的酒气。她紧紧的抱着我,温暖而又丰满的身体贴住了我的身体,我本来正在休眠的阴茎在瞬间变清醒过来,顶在姐姐的臀上。

  「你的身体出卖了你啊。」姐姐感觉到了我身体的变化,手伸到下面又捏住了我的龟头,手指在上面摩擦着。

  我的手伸到了姐姐衣服中,摸到了她的乳房上,手指在她的乳头上摩擦着,就像她的手指摩擦我龟头那样。

  姐姐躺在了床上,分开了双腿,然后把我拉到她的身上,我摸索着将阴茎插进了她的阴道中,开始了抽插……我叫刘兵,今年二十一岁了,读大学,学校离家很近,所以我成了大学中极少有的走读生。姐姐刘梅,已经工作了,比我大三岁,妈妈爸爸都是中学教师,现在离婚了,具体什么原因我也不清楚,只记得他们大吵一架后爸爸就搬出去住了,妈妈抱着我大哭一场,几天后就离婚了,家产一分为二,爸爸带走了姐姐,妈妈选择了我。

  爸爸妈妈还有姐姐长的都不错,个子也高,但是只有我长相一般,个子也很矮,妈妈同姐姐有一米六几的个子,我都二十一了,才到妈妈的胸那里,学校里的人都以为我是哪个老师的孩子呢。

  姐姐同我的关系从小就很好,那时候家里还是老房子,我同姐姐每天都睡在一张床上,大家有说有笑的,因为当时年纪小,所以没有什么特别的想法,直到我上了高中那年。

  一次在学校里洗澡,同学们看到了我那粗大的阴茎都为之一惊,但是随后看到我那过长的包皮就开始嘲笑我了,说我发育的不正常。都高中了,龟头还没有露出来,然后他们在我面前显示他们那红红的龟头在他们的嘲笑声中我跑回了家里,到家后我趴在床上在那里生闷气,越想越不是滋味,自己个子矮,连阴茎都要受人嘲笑。

  「怎么了?」姐姐回来后看我躺在床上,就问我。

  「姐~」我想说,但是还是不好意思说,虽然我同姐姐的关系好,但是还是有点不自然。

  「怎么了?跟姐还这样不好意思?」姐姐问。

  于是我吞吞吐吐的把事情说了出来。

  「哈哈哈哈~~~~」姐姐听了后大笑,我被她笑的更不好意思了。

  姐姐站了起来把门锁上,然后走到我的面前,「你要是信姐的话就让我来给你看看。」「哦?」我犹豫一下,最后还是在姐姐那关切的目光中把裤子拉了下来,粗大的阴茎暴露在姐姐的目光之中。

  「好大啊,没想到比我男朋友的还大。」姐姐说。

  「那要怎么办啊。」我说。

  「别着急,姐姐给你看看。」她说完双手扶着我的阴茎,左手轻轻的向下翻着我的包皮,慢慢的,当我的龟头露出的时候我感觉到了一阵阵的疼痛。

  「好疼啊,姐姐。」我说。

  「忍一下就好了。」姐姐说着把我推倒在床上,然后蹲在地下,双手仍然慢慢的翻着我的包皮,她的手用力的向下翻一下后又松开,让我的包皮自动收回,然后用更加用力的向下拉,就这样反复的运动着。

  「怎么样?还疼吗?」姐姐一边上下套弄着一边问。

  「不…不疼了。」我说,确实是不像开始的时候那么疼了,阴茎上传来的是特殊的感觉,在微微的疼痛中有一种压迫感,让我想要释放一样,同时还伴随着痒痒的感觉。

  姐姐的手力度适中,十个指头一起用上,四处抚摩,让我分散了对包皮的注意力,这样在姐姐上下的套弄中,我的龟头终于露出了一半,但是龟头的一半却正是比较难弄的位置,我的疼痛又加剧了,包皮上面出现了血丝。

  姐姐看着我痛苦的表情,犹豫片刻后她张开嘴将我露在外面的半个龟头含了进去,温暖的感觉包围着我的龟头,我立时忘记了疼痛,姐姐温暖的唇在我的龟头上吮吸着,还发出轻微的响声,我的阴茎在她嘴唇的吮吸之下又变大了许多,包皮上的血管也清晰的显现出来。

  姐姐的舌头在我的龟头上来回的滑动,她每舔一下我的尿眼我都感到无比的刺激,仿佛她舔中了我的灵魂一样。她的双手并没有因为口舌的加入停止动作,还在继续轻轻的上下套弄着。

  我坐在那里,感觉到四肢都没有力气了,我真想就这样呆上一辈子,那舒服的感觉是以前我从来没有的,而姐姐也专着于吮吸我的龟头,眼睛里发出了贪婪的目光。

  一阵套弄之后,阴茎上传来的快感已经升华了,我感觉到有东西要从阴茎里喷出来一样。

  「姐,我……」我还没有说完,姐姐忽然猛的用力将我的包皮翻到了最大限度,我只感觉阴茎上一痛,接着是如飞起来般的感觉,快感从阴茎蔓延到全身,在我身体各条神经里游动。一股白色的液体从我的尿眼中飞出,姐姐用手护住了面部,白色的液体喷在她的双手上。

  我无力的倒在了床上,阴茎上下的颤动着,还有一点液体从里面流出,此时整个龟头已经完全的露了出来,包皮套在我龟头的下面,皱皱的。

  姐姐伸出舌头舔了舔手背上我喷出的液体,脸上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现在好了,快去厕所洗洗吧。」姐姐在我的阴茎上弹了一下说。

  「哦。」我从床上爬了起来,然后穿上裤子向厕所跑去,到厕所我才发现,在龟头以下的部位粘了一层白白的东西,粘粘的,我用手搓了一下,还有些难闻的味道,于是我放肆的冲洗了一番。

  当天晚上我吃饭都感觉特别的香,虽然同姐姐还是一样打闹说笑,但是总有种怪怪的感觉,吃完饭后我去上晚自习,在厕所内我向那些嘲笑我的家伙展示了一下我重获新生的阴茎,他们没话说了。

  上完自己回来休息,爸爸妈妈早就回到了自己的房间,我还是同姐姐在一个房间睡觉,不过妈妈给我们定了规定,要我们反方向睡觉,我的头同姐姐的脚相对,姐姐的头同我的脚相对。

  姐姐已经躺在那里了,我也脱了衣服后躺了下来,手不自觉的摸着自己的阴茎,大脑里想的是姐姐今天给我套弄时的感觉,手开始上下的模仿姐姐的动作,但是怎么模仿还是不对,我看了看姐姐,她盖着毛毯,身体上下的起伏,好象睡的很香的样子。

  我轻轻的掀开姐姐的被子,然后手在她的脚心上轻轻的挠了几下。

  「呵呵,好痒。」姐姐笑了,原来她还没有睡着。

  「姐~~~」我招呼一声。

  「有事吗?」姐姐打了一个呵欠问。

  「能……能不能再给我弄一次。」我吞吞吐吐的说。

  「可是可以,不过有个条件。」姐姐说。

  「什么条件你说吧。」我兴奋的说。

  「不要告诉妈妈,爸爸,还有就是你要帮我舔我那里。」姐姐指着下体说。

  「好好。」我点头说。

  姐姐满意的点了点头,然后又躺了下来,她把手伸到被子里,我立刻也钻到被子里,向姐姐的头那里挪了挪身体,让阴茎离姐姐更近。同时自己的也更加靠近姐姐的下体。

  姐姐的头已经伸到了我的被子里,她的手抓住了我的阴茎,灵巧的舌头已经开始在龟头上运动起来,手指在我的睾丸四周轻轻的扣着。

  我也学着姐姐的样子把头伸到姐姐的双腿之间,一股特殊的味道飘到我的鼻孔里,是从姐姐的下体发出的,那是生理气味同香皂的混合气味。我用力的呼吸了一下,然后手伸了过去。我摸到的是一堆毛茸茸,软绵绵的东西,我的手指在一丛体毛中寻找着,终于找到了一个入口,入口处湿湿的,滑滑的,还有两条长形的嫩肉,我的手指慢慢的从嫩肉中间伸了进去。

  姐姐的身体抖了一下,同时她夹紧了双腿,但是很快又松开了,而且比刚才分得更开。我的手指摸到了一粒肉芽上,肉芽硬硬的,我又用手指捏了几下,这时候姐姐右腿碰了一下我的头,我明白姐姐的意思,于是伸出舌头在那个洞口附近舔了起来。

  姐姐的喉咙里发出了呻吟声,嘴唇更是用力的吮吸着我的龟头,而且还不时的用牙齿刮着我阴茎的边缘,这种感觉令我爽上了天,我更加卖力的吮吸着姐姐的下体,我学姐姐的样子,不只是吮吸,而且也用牙齿轻轻的叼住那两条长形的嫩肉。

  我的手搂着姐姐的臀,手指从她的阴户跑到了她的肛门上,指甲在她肛门的褶皱上轻轻挠着。

  「嗯~~~」姐姐用力的夹住了我的头,我的整个嘴唇都覆盖在姐姐的阴户上了,她的口也将我的阴茎尽力含入,才从包皮的包围中解放出来的阴茎是很敏感的,姐姐的舌头在我龟头下方的软肉下舔来舔去,我感觉又要爆发了,于是想要拉出阴茎,但是姐姐用力的抱着我的臀,不让我从她口中逃走,我受不了了,精液全部都喷到了姐姐的口中。

  姐姐的阴道也开始蠕动起来,然后一股咸咸的,略带有腥味的液体流到了我的口中,既然姐姐把我的东西都吞下去了,我也不要客气了,于是将姐姐阴道中流出的液体喝了下去。

  我们两个抱在一起喘息着,姐姐亲吻着我的阴茎,我则亲吻着姐姐又白又光滑的臀,我们谁也没有说话,而是抱在一起享受着高潮后那舒服的疲劳。

  膀胱里那难受的滋味让我从睡梦中醒了过来,我慢慢的坐了起来,发现阴茎还在姐姐的手中握着,我慢慢的把阴茎拉了出来,然后穿上拖鞋到了厕所把膀胱中的东西都清了出来,我松了一口气,然后回自己房间,路过爸爸妈妈的房间的时候听见了里面有声音。

  我从门缝向里看,发现爸爸妈妈在做着刚才我同姐姐做的事情,只是他们做的更是疯狂,妈妈趴在爸爸腿间,用力的吮吸着爸爸的阴茎,口水从妈妈的嘴角流了出来,流到爸爸的睾丸上,爸爸则捧着妈妈的屁股像吃西瓜一样在妈妈的阴部舔着,还发出了声音。

  妈妈转过身来,坐在爸爸身上,手扶在爸爸的阴茎,对准自己的阴道坐了下去,然后双手按在爸爸胸上上下运动起来,一双硕大的乳房上下的晃动着。

  看到这画面,我的阴茎立刻又苏醒了,胀大的阴茎顶着房门,我上下的轻轻的运动,龟头在门上摩擦着,就在这时候一双手从我身后伸了过来,抓住了我的阴茎。

  我回头一看,姐姐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站到了我的后面,她低下头然后张口吻住了我的嘴,我立刻转过身来紧紧的抱住姐姐,舌头在她的口里同她的舌头用力的搅动在一起,我的手从她的内衣下伸了进去,笨拙的摸着她的乳房。

  姐姐忽然一把把我推开。

  「怎么了?」我问。

  「你想憋死我啊。」她小声说。

  我淫笑着将她靠在墙壁上,然后钻到了她的衣服里,嘴唇夹住了她的乳头,我的个子比姐姐矮一头,所以我只有在她的乳头上猛烈的亲吻。

  姐姐的头靠在墙壁上,享受着乳头上的快感,手搂着我的后背,还不时故意的低下头,让我可以吻到她的脸。

  「你越来越不行了,真是的。」当我们正在缠绵的时候,妈妈的声音从房间里传了出来。

  「人老了,你干什么去?」爸爸问。

  「当然是去厕所了。」妈妈说,然后我听见了妈妈穿鞋的声音我一听,立刻拉着姐姐的手跑回了我们的房间,然后把门关好,我们站在门口一直看着,直到妈妈从厕所出来又回到房间后我们才松了一口气。

  姐姐见妈妈进房间去了,立刻抱着我倒在了床上,我的手抓住了她的衣服,然后用力的扯了下来,她则把我的内裤拉了下来,然后含住我的阴茎。我躺在床上,她趴在我的双腿之间吮吸着,我的阴茎就像着了火一样,但是姐姐的口却比我的阴茎还要热。

  她吮吸片刻后就将我的阴茎吐了出来,然后脱下自己的内裤跨在我身上,像妈妈那样将我的阴茎抓住,在自己的阴唇上摩擦了几下,然后将龟头顶在了阴道口。

  我抱着她的腰,下体一用力,阴茎便插进了那快乐的阴道中,无比的顺滑,温暖的接触,畅快的摩擦,让我感觉到了男女之间真正的快乐,原来真正的做爱比用嘴吮吸要舒服的多。

  姐姐的牙齿咬在我的肩膀上,手抱着我的后背,我的嘴正好对着她的乳房,我当然不会放过,一边吮吸她的乳头一边抽插着。

  我的舌头在她的左乳上舔着,忽然我舔到她的乳头旁的一个突起,好象是一个小小的疙瘩。

  「姐~~~这是~~怎~~怎么回事?」我轻轻的咬着她的乳头问。

  「我~~我也不清楚~~很早~~就~~就有了。」姐姐喘息着回答。

  我没有再问了,而是继续在她的乳头上吮吸,她的乳头从开始的暗红变成了鲜红,尤其在台灯不是很强的灯光照射下更是美丽。一对正在发育中的乳房不算丰满,但是却像两个苹果一样,我捉在手中舒服的很。

  我从姐姐的乳房中挣扎着清醒过来,嘴唇在一番移动后又回到了姐姐口中,她吮吸着我的舌尖,将我的舌头吸入自己的口中,我的舌头也像阴茎一样在她的口中进进出出。姐姐的手摸到了我的肛门上,手指在上面轻轻的抚摩,然后她猛的将一根手指插了进来,我一分心,快感从阴茎上传来,精液疯狂的喷入了姐姐的阴道中。

  姐姐的阴道沐浴在我的精液中,她挣扎着套弄几下后也达到了高潮。

  我紧紧的抱着姐姐,阴茎不忍从她的阴道中拉出,尽管精液已经开始顺着我的阴茎流到了床上。

  「好弟弟,拉出来吧,再泡就要泡烂了。」姐姐说。

  「烂就烂在一起吧。」我说完又咬住了姐姐那沾满我口水的乳头。

  从那以后我同姐姐的性生活就开始了,她虽然已经有了男朋友但是还是找机会回来和我的阴茎来一次亲密接触,就这样一直到了我高三的时候,爸爸妈妈离婚,姐姐跟着爸爸搬出去了。

  我到大一后,姐姐就开始准备婚礼了,妈妈虽然同爸爸有过节,但是还是去参加了姐姐的婚礼,我也一起去了,我们还找了个机会在洗手间里大战一回。

  姐姐结婚后就同姐夫买了房子,搬出了爸爸的房子,妈妈和我还在老房子里住,姐姐在公司应酬很多,每次时间一晚的话就回来,接着「治疗」我的阴茎。

  (下)母子篇

  「女大不中留。」这就是妈妈对姐姐结婚的评论。姐姐虽然结婚后时不时地回来找我,但是毕竟不是每天回来,我还是睡在原来的房间中,不同的是床上只上下我一个人,我每天都作枪手,靠打手枪拉过瘾了。

  妈妈是中学教师,教的是语文,所以看上去很有气质,出口成章,她每天都会努力地把自己打扮得更好,毕竟每天要教几十人的课,周末时她会换上运动装出去打网球,每次都打到大汗淋漓才肯罢手,就这样她平时用工作来充实自己,空闲的时候会出去运动,表面上看妈妈过得很充实,但是实际是却不是这样。

  妈妈今年46岁,一付好身材,一双乳房将我和姐姐喂养大后还是那么丰满诱人,因为同姐姐发生了那超亲情的关系,所以我对妈妈也有些幻想打把势纯粹只能幻想一下而已,我认为当老师的肯定思想不是很开放。

  明天就是我的生日了,我早早的回到了家里,开始收拾自己房间里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从桌子到床下等等,妈妈留了张字条,说是出去买菜了。

  我房间里的东西基本上都比较古老了,连妈妈上学时候的东西都有,因为我的房间比较空,所以放了一个橱柜,里面放了些杂务。

  我把自己的东西收拾完了,感觉没什么意思,就躺在床上回想和在姐姐一起的激情时光,想到这我忽然想起来了,自己的床下面还有几本借来的黄色小说,于是猛的从床上爬了起来然后钻到了床下去找,当我找到藏好的书准备出来的时候,我发现在我的床板上用胶布粘着一个信封,我好奇地将那东西拿了出来。

  我坐在床上,将信封打开,从里面掉出了一封信,信上粘了很多透明胶布,看样子这信是被撕毁后重新粘好的,我小心翼翼地打开了那封信。

  事情总是在你没有准备好的时候发生,信是在内蒙古的表舅舅写给我妈的,舅舅在我小时侯经常来看我,后来他到内蒙去做生意了,从那里收购各种土产,然后卖到沿海地带,听说生意不错。信中将我的身世全部写了出来,我居然是妈妈同表舅乱伦生下的,信里除了舅舅的忏悔外还还有一张存折,上面有20万。

  看完后,我将信放回了原来的地方,然后又将几本黄书也放了回去。

  原来我的亲生父亲居然是自己的舅舅,那我姐姐到底是什么关系?姐姐知道这件事情吗?爸爸是不是知道了这件事情才同妈妈离婚?我的脑中产生了很多的疑问,不过想来想去我忽然想开了,自己都已经同姐姐发生了关系,还有什么想不开的,也许我继承了我亲生父亲的本质,他同我妈妈乱伦,我也同姐姐乱伦。

  「兵兵!过来帮我拿东西。」妈妈在楼下喊。

  我立刻从房间里跑了出来,妈妈拿了抱了一大包东西,正在向厨房走去。

  「外面车子上还有。」妈妈说。

  我跑到外面,把自行车上的东西都抱了下来。

  「怎么买这么多啊?」我问。

  「当然是吃了,明天你生日了,今天给你做点你喜欢吃的。」妈妈说。

  「明天才过啊,干什么今天就吃啊。」我问。

  「明天也要吃啊,你看你,都二十多岁的人了,个子还没有我高。去等着吃吧。」妈妈说完进了厨房。

  我也不知道妈妈在想什么,一顿丰盛的晚饭后,姐姐回来了,同姐夫一起,还给我带来了礼物。

  「你爸爸呢?没来看看你弟弟吗?」妈妈漫不经心地问。

  「爸爸出去忙了,叫我们回来。」姐夫抢着说。

  「哦。」

  我们一起呆了一会,姐姐和姐夫因为有应酬,所以走了,妈妈要去家访,也走了,家里只剩下我一个人,我回到我房间里躺在床上看书,大脑中想的则是妈妈同舅舅的事情,忽然觉的他们之间很刺激,在他们那个时代,婚前性生活都是个禁忌,他们不尽做了,还是这样的关系。我的脑海中出现了舅舅强壮的身体压在妈妈丰满的肉体上的情景。

  「兵兵,醒醒。」不知怎么搞的,我居然睡着了,当我睁开眼睛的时候,妈妈就穿着睡衣坐在我的床上。

  「几点了?」我问。

  「12点了,正好是你的生日,快起来。」妈妈说着把一个包着包装纸的盒子给了我。

  「是什么?」我揉着眼睛问。

  「看看不就知道了吗?」妈妈笑着说。

  我打开了包原来是一本书,《一千零一夜》中文无删节版,是我一直想要的书。

  「太好了,妈妈,你怎么知道我想的?」我高兴地说。

  「我是你妈啊,你在想什么我还不知道。」妈妈略带自豪地说。

  「妈妈。你能像我小时侯那样读给我听吗?」我说。

  「呵呵,都长这么大了,还要撒娇啊。」妈妈说。

  「在怎么大在你面前我也是个孩子啊。」我说。

  「好吧。」妈妈拉了一下自己的睡衣,然后靠在床上,打开了那本《一千零一夜》。

  我躺在妈妈的腿上,听着妈妈在给我读故事,右手自然的环抱在妈妈的腰上,左手则伸入了妈妈的睡衣中,像小时侯那样用手指拉扯着妈妈的乳头。

  妈妈开始的时候有点不自在,因为我的手在她的乳头上不停地乱动,过了一会,她适应了我的手,然后开始慢慢地给我读故事,我舒服地躺在妈妈的腿上,手指满意地在妈妈的乳头上玩弄着,只是现在的我不是像小孩那样处于对母亲乳房的喜欢,而是充满了情欲的抚摩。

  妈妈大概没有想到我的想法,还在那里专心的读着故事。她的乳头在我的手里变硬了,我有点累了,靠着妈妈的腿变睡着了。

  睡梦中,我感觉有人躺在了我床边,一股酒气跑入了我的鼻孔,我知道一定是姐姐,一想到姐姐我睡意全无,猛的睁开了眼睛,昏暗的房间中我看到了一个人趴在我的旁边,睡的正香。

  我不由分说,压在了她的身上,手聊起了她的衣服,然后拉下了她的内裤,然后将我粗大雄壮的阴茎摸索着插入了那刺激的阴道中。

  「啊。」她好象是醒了,想要把我从她身上弄下来,但是我的阴茎已经插了进去,我的手隔着她的胸罩紧紧地抓住她的乳房。

  「你……」她回头想说什么,还没有等她说话我的嘴已经将她的口封住,我的舌头在她的口中搅动着,她挣扎了几下变停止了动作,舌头有点生硬地同我的舌头搅动在一起。

  姐姐的阴道已经分泌了好多液体,我在里面抽动得很舒畅,没有什么阻挡,但是她的阴道好象比以前要松了很多,不过抽动起来非常过瘾,正是因为没有了那紧窄的刺激,所以我抽插了半天还没有要射的欲望。

  「姐,怎么几天没有做,你的小洞都变松了,是不是姐夫的杰作啊。」我送开了她的嘴唇问。

  她没有回答只是点了点头,我压在她的背上,嘴唇吻着她的脖子,听着她浓重的喘息声音,阴茎更是卖力地在她的体内抽动,我把阴茎完全的拉了出来,然后在用力地顶了进去,龟头一直顶到她的子宫口,接着变是上下左右地研磨,我此时想的是融化在她的身体里,好象怎么做都不满足一样。

  我拉出了阴茎,然后扳过姐姐的肩膀,她顺从地随着我的手翻了过来,我把她宽大睡衣的下摆掀了起来盖在她的身上,然后将她的双腿放在我的腰边,将龟头在已经水汪汪的阴道口上下动了几下后,又插到了她温暖潮湿的小洞中。

  她的腿盘到了我的腰上,我的阴茎每次都深深地插进去,龟头同她的阴道充分的接触摩擦,产生的快感一波又一波。

  她也开始上下的晃动着腰部,迎合我的每一次抽插。

  我的阴茎开始有了感觉,仿佛触电一样抖动起来,我知道就要射了,于是更加的用力,我的手摸到了她的乳房上,手指玩弄着她的乳头。但是我的手并没有摸到她左乳头上的那个小小的疙瘩,难道不是姐姐?

  就在我思考的时候,她的阴道开始蠕动了,我知道这是她高潮的前奏,我猛的伸手打开了台灯。

  「妈妈。」我叫了一声,妈妈正在我的身下,忍受着我的抽插。

  「快……快!就要来了。」妈妈没有管那么多,而是继续晃动着腰。

  我此时也是紧要关头,于是我继续地用力的抽插,随着高潮的来临,一股又浓又热的精液射到了妈妈阴道中,而妈妈也分泌出更多的液体将我的阴茎包围。

  我们一起到了高潮,我无力地扒在妈妈的乳房中间,头随着她的胸而起伏,妈妈安静地躺在那里享受着激情过后的余味。

  妈妈把手放在我的头上,摸着我的头发叹了一口气。

  「妈妈。」我轻声地招呼道。

  「我们……我们是不是做了什么。」妈妈说。

  我点了点头。

  「哎!真是冤孽啊。想不到过了这么多年,我还是回到了以前那样了。」妈妈说着从床上站了起来,然后向门口走去。

  「今天就当什么也没发生好了。」妈妈回头说。

  我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猛地跳了起来抱住了妈妈,妈妈迈出去的脚步停住了,她的手搭在我的手上。

  「妈妈。我不管,以后你就是我的老婆。」我强硬地说。

  「兵兵,你……你这又是何苦呢。」妈妈说。

  「妈妈,你是不是也想,如果不想,刚才为什么不阻止我。」我说。

  「那……」妈妈一时间没有了语言,站在那里。

  「妈妈,爸爸舍你而去,我就来照顾你。」我坚定地说。

  妈妈的手用力地握住了我的手,我感到有一滴热热的液体滴在我的手上,妈妈转过身来同我紧紧的抱在一起。

  「你知道我为什么同你爸爸离婚吗?」妈妈躺在我的身边一边说一边用手指在我的乳头上转圈。

  「是不是因为舅舅啊。」我说。

  「你怎么知道的?」妈妈问。

  「我看到了藏在我床下的东西。」我回答。

  「知道也好,迟早你都要知道的。」妈妈说着拿出了给我买的书,然后从里面拿出了存折。

  「这是你亲爸爸给的生活费,今天是你的生日,在二十多年前的几天我们发生了关系,很快就有了你,你外婆担心出事情,就把我嫁给了你现在的爸爸。现在这钱是你的了,你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吧,你已经是大人了。」妈妈把存折交给我。

  「这么多钱,我要来做什么,先放一放吧,用的时候我在拿。」我又把存折放进了书里,「妈妈,你怎么突然跑到我房间里了?」「刚才给你读故事,看你睡着了,我也想休息一下,谁知道又想起你爸爸,心里不太舒服……」「你就喝了酒。」我抢过妈妈的话说。

  「是啊。」妈妈说,「你同你舅舅还真像,个子不高,但是就是这么善解人意。」「嘿嘿。」「对了,我刚才听你管我叫姐姐来着?你和你姐姐也……」妈妈说。

  我一看事情已经隐瞒不住了只有将自己同姐姐的事情都告诉了妈妈。

  「你比你舅舅还要厉害啊。」妈妈说。

  「那姐姐和我是什么关系?」我问。

  「她并不是你姐姐,而是你父亲的前妻给她生的女儿,但是他前妻因病去了。」妈妈说。

  「那我和姐姐不是没有什么血缘关系?」我问。

  「是的,所以你们的关系如何我没有在意,把你们安排在一间房我也放心。」「真是我的好妈妈。」我亲了一下妈妈的脸说。

  我的手摸着妈妈的乳房,阴茎又硬了起来,妈妈看着我立了起来的阴茎知道我要做什么了,于是自己掀起了衣服的下摆,然后侧过身去,双手分开了臀,露出了发黑的阴户。

  「快点吧,不要耽误了休息。」妈妈说。

  ……

  一觉醒来天已经大亮了,妈妈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离开了我的房间,客厅里传来了一阵挪东西的声音,看样子妈妈是在收拾房间了。

  我穿好衣服走了出来,果然妈妈正在擦着衣柜的玻璃,我走到妈妈的后面猛的抱着了她的腰。

  「啊……」妈妈吓了一跳,然后回头一看是我,「你想吓死我啊,怎么不睡了。」「已经睡好了。」我回答道。

  「饭在厨房里,去吃吧。」妈妈说完,转身又去擦玻璃了。

  我自己走到厨房里随便吃了点东西,然后到洗手间洗了个澡,出来一看妈妈还在那里清理东西,俗话说:饱暖思淫欲。看着妈妈那丰满的身体,我刚才吃下去的东西都成了我情欲的催化剂。

  我走到了妈妈身后,手直接就按在她的乳房上。

  「妈妈。我想在这里……」我说。

  「不要了,大白天的,被看见不好。」妈妈晃动着身体说。

  「现在谁会来啊。」我说着,手伸到妈妈的腰间,然后解开了她的腰带,腰带一松她的裤子就自动落了下去,只剩下一条黑色的内裤我手一挥,内裤也被拉了下来。

  昨天把妈妈当成了姐姐,所以也没有什么温存,自然没有机会仔细的看看妈妈的阴户同姐姐的有什么不同,我蹲下了身体,双手分开妈妈的两腿,仔细地观察着她的神秘地带。

  成熟女性的阴户果然很有味道,妈妈的阴户也是有一股腥骚的气味,虽然被沐浴露的味道掩盖,但是还是可以闻得到,妈妈的两片大阴唇非常的肥厚,我松开手指后,两片大阴唇自动的合在一起,将阴户保护起来,只留下一条肉缝,肉缝的边上有很多黑色的体毛,一直延续到妈妈的小腹下,我又用力地分开两片大阴唇。

  妈妈的阴蒂在我手指的刺激下也硬了起来,我伸出舌头在上面舔了舔,然后舌头顺着阴蒂向下滑动,话滑过阴道一直到了妈妈的肛门上,然后又反方向的滑了回去,几个来回之后我的嘴唇上粘满了妈妈阴道里分泌的液体,而妈妈也无力的靠在橱柜上喘息着。

  「兵……兵,不要再舔了……」妈妈在求饶。

  我站了起来,将妈妈的围裙解下,然后手伸到她的衣服里。不过我没有奔向那一对丰满的乳房,而是在她的腋下停止了步伐,我摸着妈妈柔软的腋毛,忍不住用力地拔下了一跟。

  「啊。」妈妈疼得叫了一声。

  我吻着妈妈光滑的皮肤,然后把裤子褪到脚下,用阴茎在妈妈的腿上蹭着。

  「快,快插进来……别……别再折磨妈妈了……」妈妈央求道。

  我握着阴茎,尽力地抬高。可是没办法,自己的个子太矮了,阴茎根本无法到达妈妈阴部的位置,我一回头发现了桌子下的塑料小凳子,我把它拿了出来,然后踩在上面,呵呵,高度正好。

  我调整了一下角度,然后用力地从后面将阴茎插入了妈妈潮湿的阴道中,然后抱着妈妈的腰开始用力的抽动起来。

  「恩~恩~~」妈妈的呻吟不是很大,她趴橱柜上,两个丰满的乳房顶在玻璃上,呼出的其气体在玻璃上面形成了水珠,然后慢慢地又流到妈妈的乳头上。

  妈妈的屁股随着我的抽插前后运动,我的从她的乳房来到了她的屁股上,手指玩弄起她的肛门来。妈妈的肛门旁边也长了很多的毛,不过不像阴部那样那么坚韧,这里的则非常的柔软,我轻轻地抚摸着。

  一阵紧张的运动后,我的身上出汗了,妈妈也在那里气喘吁吁的,她阴部的汗水更加协助了我的抽动,我越来越有力气,我阴茎上的气味同妈妈阴道里分泌出的气味混合在一起。

  妈妈的阴道已经开始不规则地蠕动了,液体也越来越多了,我知道妈妈的高潮来临了,我正准备在用力的轰妈妈几炮,结果还没有等我开始妈妈忽然猛的夹紧我的阴茎,然后屁股开始左右的摇摆,我无法控制我的动作,弄弄的精液喷入了妈妈的阴道中。

  「呼~~呼~~」我趴在妈妈的身上喘着气,妈妈也在那里大口地呼吸。

  过了一会,妈妈伸手过来把我的阴茎拉了出来,然后用手指替我清理着上面残留的液体。

  我吻着妈妈的嘴唇,舌头品尝着她的唾液。

  「舒服吗?妈妈?」我问。

  妈妈不好意思地点了点头,就在我从凳子上下来的时候,一阵开锁的声音从后门传来。

  「妈妈。小弟,我回来了。」姐姐那熟悉的的声音响起。

  「你姐姐回来了,快把衣服穿好。」妈妈慌张地说。

  「没关系,妈妈。」我拉着妈妈的手不让她动作。

  「为什么?」妈妈问。

  「我们有机会玩三人行了。」我笑着说道,还沾着少许液体的阴茎又硬了起来。

  本楼字节数:23813

  【全文完】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最新发布小说
上一篇:村姑的乳汁 下一篇:暴露女友之温泉旅行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