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人妻交换

【操了董事长的两个女助理】

时间:2014-07-14 11:46:22  来源:  作者:星河大帝


  我下火车时,已经是夜里1点来钟了。大街上的人已经很稀少,只是偶尔会有一辆出租车驶过。我给董事长打了电话,她告诉我说,由小江来接我的,并把她的手机号码给了我。我打通了小江的手机,她急忙忙的说,「不好意思!你稍微等一下!马上就到!」

  我站在车站外抽着烟,欣赏着深夜时分的重庆街景。没多一会功夫,小江急急忙忙的跑来了,上气不接下气地说,「真对不起!让你久等了!」「没事!我们去哪啊?」「已经订好房间了,跟我来吧!」她叫了一辆出租车,七拐八拐的就到了一座商务酒店的门前。她帮我拿了行李,带我去了订好的房间,并对我说,「这么晚了!你还没吃饭吧?我带你去吃一点儿!」「我不想吃了,只想睡觉!」
  「没事!去吧!很方便的!董事长也嘱咐了我,必须要去的!」

  她的年龄看着不大,也就20出头,白白净净的,个子瘦小,却依旧透着几分灵气。「那小马怎么没来啊?」「她啊!去上海了!本来她是等你来着,可你老没来,她就走了!」「我说嘛!」那个小马比小江丰满些,只是模样没有小江好看,皮肤也没有小江的白。

  那次她们来跟我洽谈的时候,小马可是挺能装的,一口一个「嗯哼」,这一点虽然让我厌恶,可她的那种风骚还是很对我的心路的。

  没成想,迎接我的却不是她。我的心里有些悻悻然,跟着她走进了一家还在照常营业的快餐店,要了两杯豆奶和一些点心,我就和她边吃边聊。

  却原来这个助理居然是董事长的侄女,而所谓的助理,也不过是对外的一种称呼而已。她师范毕业后,就一直在家族企业里做事,似乎过得也蛮滋润的。她的特点,都可以用一个「小」字来形容,脸蛋小,个头小,手小,胸小,脚小,再端详端详她的脸蛋,那脸上的各种物件也都很小,小鼻子,小眼睛,小薄嘴唇,看着确实有些可爱。

  她说起话来也蛮可爱的,不说不笑,这倒也使我解除了一些旅途上的疲惫。她跟我聊得很投机,有说有笑的,就仿佛我们已经认识很久了。

  不知不觉中,时间居然到了凌晨三点多钟了。她跟我说,要回去了,祝我有个好梦。我哪里肯放她走?好说歹说的,还是把她留下来了。

  到了那家酒店,我没急于去洗漱,还是跟她聊着天,东拉西扯的,真是无所不谈。她也很兴奋,时不时地还捅我一下,然后就哈哈的大笑。要说困倦,我确实有一些,可这么一聊,反倒觉得没那么困了。除了我和她的说话声,屋里就是空调机的声响了。不知又过去了多久,她忽然说,「把空调关了吧!有点冷了!」
  我只好把空调关了,转脸试探性的对她说,「要不要我抱抱,给你暖暖?」「不用了!」她有点羞怯,可并没有抗拒我的走近。我轻拥着她,她的火力确实很差,那滑腻腻的肌肤都是冰凉的。

  「现在暖和了吗?」「嗯!你身上真热!」我笑了笑,我也感到这种仅仅是拥抱的拥抱很惬意,很舒适。「我都有点困了!」「也确实不早了!要不睡吧?」
  「好!」「还洗洗吗?」「当然得洗了!不洗多脏啊!」「那谁先洗?」「谁都行?」「你先洗吧!」「好!」我放开了她,她转身背对着我默默地脱去了衣裤,只身着内衣内裤走进了卫生间,关门时,她还俏皮地说了句,「不许偷看啊?!」

  这哪是不让偷看,分明是要告诉我去偷看嘛!我随口答应着,她也就关了门,随后那哗啦啦的水声就出来了空调关了,屋里又开始了那种闷闷的气氛,湿热的空气似乎是在挤压着我。

  我脱了上身的衬衣,光着膀子,把鞋和袜子也脱了,又脱了长裤,只留下一条三角裤。我想去偷看,可我实在懒得动弹了,仰躺在床上,侧耳倾听着那哗啦啦的水声。

  她出来时,只围了一条浴巾,触电般的从我的眼前掠过,一下就到了另一张床上,飞快的用被子盖住了她的全部。「不许到我的床上来啊!」她边说边笑,还很无辜很胆怯的用被角遮挡着自己的脸面。我没有理她,也去冲洗了一个澡。
  擦干了身子,我想再把内裤穿上,可一迟疑,就没有再穿,精赤条条地直接走到屋内。她一见我的裸体,「呀」的一声,立刻就用被子蒙盖起了头,同时她也在被子里哧哧的笑个不停。我也来了精神,一把扯开她的被子,从脚底处钻进去。她想躲藏,可无处可藏。她的裸体,早就告诉了我,是她在等待着我的前来。
  她闹腾了一阵,就不再动了。

  我把床头的灯光调亮,想要好好看看她的身子。

  「太晃眼了!能关上吗?」「不要!那样就看不到你了!」「看我干什么?」
  「不是看,是欣赏!这叫灯下看美人!」「我可不美!」「你可不丑!」「真的?」

  「真的!」灯光之下,她的身子确实是白玉无瑕,娇小得十分可爱。「就让我好好看看你吧!仔仔细细的看!看个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看来你还会唱歌啊!」

  「唱不好!瞎唱!」「唱歌准保不错!」「有机会你听听!」我掀开了盖在她身上的被子,一甩手,就把它扔在了另一张床上。她蜷缩着,似乎很害怕。我一点一点的把她蜷缩的肢体伸展开,我的视线从她的头到脚一处不落的看了好几遍。

  那是不能用诱人这个字眼来形容她的身体的,是好看,是一种娇小的美,而绝不像丰满膨胀给人的那种性感。她的乳房不大,却也是圆鼓鼓的,小孩子似的可爱。她的乳头也很小,像粒豆豆。我没有去触碰她的肉体,却用嘴吹着气,吹得她有点痒。她的脚,确实很小,每一个脚趾都弱不禁风似的,一个挨着一个的排列在一起。

  我凑近闻了闻,她的脚没有异味,是很自然的一种味道。她两腿之间的毛发,很顺溜,不多不少,附着其上,也跟她的头发一样乌黑发亮,所不同的就是她的头发是直的,而她的阴毛是卷曲的。那两片小阴唇,隐藏于那道肉缝里,似乎不肯见人似的。我示意她翻过身来,她趴在床上,我跪在一边继续欣赏着。她的后背,光滑平坦,一直延伸到那隆起的两半屁股上面。她的屁股,小而圆。从屁股沟里看过去,可以清楚地看到她的那道缝隙和黑乎乎的阴毛。

  「看够了吗?」「没有!太好看了!简直就是精美的艺术品!很精致啊!」
  「我哪有那么好看啊!」「你没看过自己的身子吗?」「看过!可我长不大了!」

  「还要怎么长大?」「我知道男人都喜欢胸脯大的女人,可我的很小!」「这也是一种美!跟那不一样!」「我的屁股也不大!」「小马的确实比你的大。」
  「你也这样看过她吗?」「没有!」「骗人?!」「真没有!没机会!」「有机会你就敢吗?」「有机会谁不敢啊!」「男人都这样吧!」「谁知道?」我示意她跪起来,撅着屁股。

  她跪好了,我就后面仔仔细细的观察她的阴部和肛门。她的那地方,长得一点也不张扬,甚至说是很委婉的。看到此,我不由得感叹人体基因的神奇,是它在控制着人体各部分的身体比例,以及各部位的形状,哪怕很小的地方都很符合其自身的逻辑,在她的身上绝不会出现不协调的所在。

  我用我的鼻尖,触碰着她的阴部和阴蒂,她轻声叫唤了一声,就在我的触碰下有些发抖。我改换了我的舌头,那灵巧的舌尖在搅动着她的阴唇和大腿的根部,白白的皮肉确实能够给我带来无尽的享受。我不知道是否还有别的男人也这样玩过她,我只觉得眼前的小江就是我的所爱,就是我可以无所顾忌的去接触的女孩,她身体的每一部位都是我想探寻的地方。

  「你真会搞人!搞得我都想要了!」「还没到时候呢!好东西得要慢慢享受才对!」她坐好了身子,我在床下跟她亲吻着,两条舌头在搅动,在纠缠,那种淡淡的甜甜的味道是我很喜欢的。「我想看看你的下面!你都看我半天了!」我一笑,站起身来,我身下的那根肉棒早已高昂着头在等待着检阅似的。「哇!真大啊!我都有点害怕了!会不会很疼啊?」「你没做过吗?」「很久以前有过一次。」「跟谁?」「男朋友呗!」「现在呢?」「早吹了!」「我跟他比,谁的大?」「你的!粗细差不多,你的比他长。」「喜欢吗?」「喜欢!」她的手在把玩着,嘴唇在轻轻触碰着它。「舔舔它!会很棒!」她伸出舌尖,小心翼翼的舔。她很愿意舔我的龟头,也许那上面的滑嫩也是她的所爱。

  她舔了一会龟头,又开始顺着茎身舔下去,舔得我很是受用。在她舔的时候,我还在用我的鸡巴磨蹭她的脸蛋,时不时还直拍打她。「我感觉很突兀!太刺激了!」「是吗?」「是!你的真的很大!」又那么玩了一会,我就把她整个抱了起来,跟抱个孩子似的,在屋子里走了几圈。忽然她说,「我想尿尿了!」「好!
  我把着你尿!」她执意要下来,我不让,就那么一直端着她走进卫生间,对准了便桶,她迟迟尿不出来,等了好半天,她才哧哧的泚出去。尿完了,她的下面还滴滴答答的。

  她伸手抓了卫生纸,胡乱的在阴部擦了几把。「我真想看看你是怎么拉屎的!」「不要!太臭了!」「拉一回,我看看!」「现在没有啊!」我腾出一只手来,去扣弄她的屁眼。「别弄了!真的没有!」我把她放在卫生间的盥洗台上,镜子里的我们赤裸裸的很是惹眼,她身体的白,更是极其耀眼,在镜子里面的她害羞了,脸通红,似乎还没有这样玩过。我又挪动了一下她的身子,使她能够很清晰地看到自己,我就站在她的身后,逗弄着她的乳房和她的阴部,并且我还扒开她的阴唇,让她看。「不好看!没你的好看!」「挺好看的!」我又让她后仰一些身子,好让她的肛门露出来。

  我一边摸弄她的肛门,一边跟她说,「看看!这就是你拉屎的地方!」她的一双大腿伸展开去,脚踩着镜面,直让阴部在镜面里暴露无遗。「这样不好玩!我屁股都凉了!」我伸手摸一摸,果然有点冰凉,我就把她抱下来,放到床上去。
  此时的她,不知道是羞怯,还是兴奋,总之她的脸还是红彤彤的。我骑跨在她的身上,用我的裆部磨蹭她的乳头,她的手握着我的鸡巴,好一阵抚弄。我来了兴头,渐渐靠近她的脸部,我的蛋蛋在她的脸上滑来滑去,我的肛门部位已经全压在她的嘴上,鼻子上,她的舌头小心翼翼地舔了又舔,这越加使得我的鸡巴斗志昂扬。

  我掉转头去,跟她玩69式。我的鸡巴在她的嘴里抽插着,而我的舌头也伸进了她的阴道里。她的阴部,水津津的,滑腻无限,我每舔一下,她都要抽动一下,叫唤一声。那样的玩了好一会,我重又正面对着她,伸出我的舌头,在她的小脸上一个劲的舔啊舔,直舔得她满脸的滑腻。她的呼吸开始急促了,越来越沉浸在我的抚弄里。

  在我的身下,她的手也不如自主的开始引导我的鸡巴去探寻她的阴道口。「我没有套!」「我那很干净的!」谁知道她干净不干净呢?

  我也管不得那么多了,在她的引导下,我一挺身子,就插了进去。插进去以后,我没有抽动,继续上上下下的抚弄,而她却迫不及待的想要交合,在往上耸动身子妄图与我交欢。

  我慢慢抽动,插得很浅,仿佛只是在她的阴道口里边运动着。

  她的身子在贴近着我,期望着我赶快进入,可我并不着急。「快!快!我要!我要!」我不管她,依然故我。她一个不注意,我就一下子深深的插入进去了。
  「啊!我操!」就在她喘息的当口,我又连续几个深深地插入,然后又不动了。

  她的双臂紧紧地抱着我,两条大腿也在使劲勾住我的身子。我又是一阵抽送,猛烈的抽送,她啊啊的叫唤着,抱住我的双臂也放开了,勾住我身子的大腿也放开了,她只是在闭着眼睛不断呻吟。那种神情,就好象我是在操一个死人,一个有着体温的死人,一个会哼哼的死人。我的双臂勾起她的双腿,使得她的屁股和阴部都抬高了,又是连续不断的猛烈抽插。她的头,在左右摇晃,嘴里不断在叫出她最为享受到叫声。

  那种姿势操够了,我又换了另一个姿势。她平趴在床面上,大腿分开,我的鸡巴从后面插进去,那种感觉棒极了!又是一番抽送后,我的双臂有点酸痛,我一下子趴到了她的身上,整个压在她的上面,鸡巴却还没有抽出来。她在我的下面,那屁股还一弓一弓的,期望我的鸡巴在与之交合。我故意躲着她,而她的屁股就在追着我,顺势,我一拦她的腰肢,就坐了起来,她跪着了,胳膊和头胡乱的埋在床上。我很喜欢这种姿势,因为它更有利于我的插入。她叫着叫着,似乎不是在叫,而是有点哭的意思。

  「没事吧?」「没事!你弄死我了!」她的一条胳膊在找寻着我,我就顺势抓住了她,也把她的另一条胳膊抓起来,使她像要飞似的,我耸动腰身,不断在抽送,她叫得更厉害了,动人心魄。一具从头到脚都洁白的似乎没有血色的女人体就是这样在被我搞着。我的鸡巴和她的阴道的交接处,是她分泌出来的黏糊糊的白浆。「你插得太深了!都到底了!」「爽吗?」「太爽了!再来几下!」我又狠命的抽插了一番,一松手,她就跌到在床,起伏着腰身,不断在喘着粗气。
  她的屁股可真叫白,看起来不大,却也是一团丰满的肉。在那时我又想到了小马,小马的屁股比她的大多了,是不是玩起来更棒?我双手抓着她的屁股,伏在她的身上,问她是不是看过小马的屁股。她说,「看过!我们一起洗过澡。」
  「白吗?」「也很白的!她的毛也比我多多了!」「是吗?我很想一起操你们!」

  「我不知道!」「不知道什么?」「这事怎么说啊!?她身上没我光滑!」「你摸过?」「闹的时候摸过。」「她要是能回来就好了!」「我告诉她你来了!能不能赶回来,说不定的。」「不回来也好,能有你在,我也很欢喜。董事长知道这事吗?」「你说什么啊?跟那没关系!我是看你很不错才跟你这样的!把我当成什么人了?」「是我的不对!是我的不对!」「董事长安排的是小马,没准是那样,可我不是这样!」「明白了!」「明白就好!」她翻身起来,那气息也喘均匀了,光着屁股下床,连拖鞋也不穿,光着脚走进卫生间去尿尿。

  我站在门口看着她。「有什么好看的!不就是尿尿吗?」她白了我几眼。我抽着烟,笑笑,并不理她。「你的怎么还翘着?」「意犹未尽嘛!再来一次!」
  「不来了!你太强了!我受不了了!小马没准能应付得了你!」「怎么?」「她屁股大!」我呵呵的笑了,暗自在想,屁股大的女人就是性欲强的女人吗?谁知道啊?

  又回到床上时,我们相拥着,互相抚摸,顺便也问到了明天的行程安排。上午参观工厂,下午游玩,晚上卡拉OK。小江忽然又说,「你刚才没射吧?」
  「这刚到哪啊!」「那会不会不舒服?」「我挺舒服的。」「可我看你的还硬着呢!真可爱!」「喜欢的话,就用嘴给我弄出来!」「我不喜欢!」「有什么不喜欢的?你不是也舔过?」「那不一样!」「你是本地人吧?」「是啊!」「那我也体验了重庆妹子的味道了!」「重庆妹子好吧?」「好!就是不愿意口交!」

  「去你的!」我越说越困了,不知不觉就睡着了,直到窗外起来晨练的人的音乐声把我吵醒。

  我恍如隔世一般的看着身边的小江,甚至都在怀疑,自己是不是跟她真的性交过了?她睡得很沉,窗外的嘈杂并未吵醒她。在雾气蒙蒙的光线里,小江的身体确实很白,也如同那雾气一样的,白茫茫的一片。我睁着眼,信马由缰的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

  她的手,摸到我的身上来,当她触碰到我的那根宝物时,一下子睁开眼,大惊道,「你又想了?!」「不是!我一般都会早上翘起来的!」

  「这就是晨举吗?」「呵呵!倒是有这么说的。要不再插进去玩会?」「别!求你了!我的现在还有点疼呢!你都给我操肿了!」「我看看!」「别看了!就是边上疼。」「昨天不是很润滑的吗?」「谁知道!」她又闭起了眼睛,仿佛那昨夜的事情还没有完结,还在她的体内和内心里继续着。

  一切都在按行程安排走。董事长为了拿到我们的订单,不遗余力的讨我的好,还大模大样的问小马那边事情怎么样了。我不知道小马是怎么和她说的,总之是看她很高兴。中午吃饭时,她让小江塞给我两条上好的卷烟,还对我说没什么好招待的。

  同时还跟我说,她下午不能陪我,让小江开车带我去游玩。我不用客气,客气也没用,照单全收。因为我知道,我的老总也明示我了,只要她愿意,合同就跟她签。合同虽然还没签,但我估计也是板上钉钉的事,而我就只有尽情尽兴的去玩喽。

  我跟小江说,这市容市貌我就不看了,有好玩的地方去玩玩吧。她也来了精神,说,「那我们去泡温泉!还能美容呢!」「是不是你经常洗温泉,皮肤才这么好?」「也不是!天生的!」泡温泉的人不多,甚至说有点萧条,冷冷清清的,可那水确实热乎乎的令人极为受用。小江出来时,不知怎么搞的,居然穿了一件淡黄色的泳衣,薄薄的,她下面的阴毛隐隐约约的吸引着我的注意。她说她不会游泳,我也不知道真假,就教了她。肢体的接触,又是另一种感受,似乎比做爱更能激发人的情欲。

  在水里,我拥抱着她,有了矿物质的浸润,她和我的身体都变得异常光滑,那种相互抚慰的触摸真是爽到我的心里去了。我刚想在水里扒开她的泳衣插进去,可有两个女人进到我们的池子里,我只好作罢。那两个女人靠着水边,把身体没在水里。

  小江想要游出去,我拉住了她,还是很执着的在水下扒开她两腿之间的泳衣,把我的鸡巴慢慢顶进去。她轻叫了一声,没有阻止我。那两个女人,与我们相聚大约近十米的距离,一边说笑着,仿佛并不知道我的鸡巴正在操一个她们眼前的小女人。也许越是不能做的地方,就越能提高做爱的兴奋度。

             小江的胸口处跳得

  很厉害,还直对我说,「可别让人发现了!太难为情了!我可从来没这么大胆过!」

  「感觉怎么样?」「紧张,兴奋!你真会搞女人啊!」「你说那两个女人怎么样?」

  「岁数太大了吧!」「比你大!」「我要是也有那一身肉,真不知道是什么样子!」

  「女人岁数大了都会发福的!」我边说,边在下面用我的鸡巴研磨她的阴道内壁。

  「丑死了!」「可你不知道,那样的女人都是做过很多次的了!」「咱们换个地方吧!」「不行!你让我怎么出去?我的还硬着呢!」她笑了,「你转过身,她们看不见的!」说的倒是也有道理,我背身走出水面,走到另一边的一个僻静处,那里也有温泉水在哗哗的流淌着。

  小江到了那里就躺下了,她两腿之间的那丛毛发越加鲜明的要从织物里面夺身而出。我的鸡巴依旧硬朗朗的,窄窄的泳裤也包不住它,我就把它从裤腿里抽出来,大大方方的呈现在大自然的面前。「给我口交吧!」她没推辞,伸着脖子,探出舌头,在我黝黑黝黑的鸡巴上舔来舔去。她很认真,很专注,舔了好一会,就把我的鸡巴吞入口中。

  我的鸡巴,对于她的小嘴来说,确实显得太大了。她的腮帮子鼓囊囊的,看着很吃力,可她还是坚持伸缩着脖子来来套弄我的鸡巴,不时的退出口来喘口气,或者咳嗽几声。我好想射在她的嘴里,射在她的脸上,身子上。「就这样!就这样!我想这样射出来!」她叼着我的鸡巴,点着头,继续为我口交。那丝丝滑滑的感觉,一阵一阵向我袭来,想要喷射的感觉也越来越强了。

  「快!加快!快!」她的头动得更厉害了,我一弓身子,一股热浪就从我的内里升腾而起,离弦之箭似的急速而出,有一些射在她的嘴里,有一些射在了她的脸上,那脸上的精液在顺着她的脸颊往下流。她伸出舌尖,舔了舔嘴边的精液,喘着粗气说,「我的脖子都酸了!脸也木了!」「好宝贝儿!好宝贝儿!你真的为我口交了!你也能做到!」看着她的那一脸的狼狈样,我的心里倍觉满足。
  出来时,我和她在车子里躺了很久,很久,那时天都快黑了。

  她跟我说,重庆的夜景还是很漂亮的,不过由于能源电力紧张,好多灯现在很少在平时打开了。嘉陵江畔,是多美妙的字眼!我真是爱这片土地,更爱眼前的这个小巧玲珑的女人。莱茵河,塞纳河,也不过如此!我真是想要对着天空呐喊,喊出我的心声,可我只不过默默地在感受着这一切。

  晚上的卡拉OK,我没怎么玩,甚至想睡了,也就个把钟头的时间,我就回酒店休息了。可没睡了多一会,小马打过电话来,说她半小时内就到。我实在困倦,胡乱的应和着,就挂断了电话。

  小马果然来了,还是最初见到她时的打扮,紧身的职业套装勾落着她略显丰满的身材,那臀部向外张扬的格外明显。她比小江要成熟得多,也会来事,迎来送往的倒是做助手的好材料。也许是她出国的经历造成的,时不时的总要流露出一些莫名其妙的优越感来,照样还要时不时的吐出一些「嗯哼」的腔调。

  「还以为见不着你了呢!」「我不是忙吗?要不早回来了!」她坐在另一张床的床边,我盖着被子斜靠在床头,手里拿着烟。「小江还不错吧?」她这么一问,简直出乎我的意料,莫非是要问她的床上功夫吗?不可能!「还行!人不错!」
  「只是人不错吗?」我笑了,并不回答什么。

  「还有什么不错?」「那么白的人,放得过吗?」我真是笑了,想挑逗我,算是她找对人了。「她再怎么好,也没有你好!」「我有什么好?」「这还用问吗?明摆着的!」我只在说她的屁股很迷人。她挺了挺,站起来说,「好了!你也见到了,我该回去了!」「这么快就走?」

  「你这都要睡觉了,我还留在这干嘛?」「我可以不睡!」「别!出差这么劳顿,还是好好休息吧!」她真的要走了,这使得我有点失落,在我的想象里,她应该留下。她开始往门口走,我一骨碌爬起来,拉住了她的胳膊,而我竟然忘记了自己还赤裸着身子。

  「你也喜欢裸睡?」她对我的赤裸并不以为然。「那么说,你也喜欢了?」
  「当然喜欢!那多自在!」「行!我们有共同兴趣,应该得聊聊!」

  小马不是本地人,是湖南常德的。出国留过学,也不知道混的怎么样就又回国了,在跟着董事长打理着一些事。关于待遇,我没有问,我也不关心,我只关心此时此刻必须得要跟她耍一耍。

  小马的身子,确实比小江丰实多了,抱在怀里,都觉得沉甸甸的。她的胸也很大,鼓囊囊的。隔着她的衣服,我摸索着她肥硕的双臀。她也在迎和着我,那手也渐渐到了我的鸡巴上来。我亲吻着她,用我的舌头大舔特舔的,极尽贪婪之事。她说要去洗个澡,我没让,撩起裙子,扯下内裤,就插进去了。她的屁股,又大又白,看着它,我就不断在涌起性交合的欲望。啪啪的撞击她屁股的响声,就是我的最好的语言。

  而就在我如醉如痴的浑然忘我的操她时,房门居然被敲响了。我吓了一跳,鸡巴还插在她的身体里,停住了动作,侧耳细听。「谁啊?」「我!」小江怎么来了?!偏偏在这时候来。「等一下!是小江!」她慌忙提上了裙子和内裤,而我却光着身子走到门口,打开了房门。

  小江一步就窜了进来,没好气地说,「坏了你们的好事了吧?」

  我确实有点尴尬,小马坐在床边没有言语,见不得人似的,头也低下了。
  「我一猜你就得来!果不其然!真的来了!」小江冲着小马说。「怎么了?」小马也不甘示弱。

  「有你好看的!烂货!」「你说谁?」「说你!你是个烂货!」

  小马站起身要走,我拦住了她。「都怪我不好!怪我不好!」「少来了!」小江还是不依不饶的样子。「怎么回事啊?」「怎么回事?谁知道你们怎么回事?」
  「别这样!有什么话直说嘛!」「你还看不出来吗?」「看出什么?」「我不许你跟别的女人搞!」「可你也不是@@」我的话说到一半,又咽了回去,只点着了烟吸着,我真的不愿意跟她争吵。「就是你这个烂货!」小江气急败坏地冲过去打了小马一个嘴巴。

  小马没有还手,似乎是受雇于人促使她止住了。「烂货!骚货!」「你还有完没完了?!」我拉扯着她,不让她再去动手打人,可她还要往上窜。我也来了气,咚的一声,捣了她一拳。「你他妈的有完没完!」小江哭了,可得很伤心的样子,一边哭还一边说,「我就是不许你去跟别的女人好!」「这哪跟哪啊?!」到得此时,屋里除了小江的哭泣声,还是她的哭泣声。

  「你确实坏了我跟她的好事!莫非你爱上我了吗?」「我不知道!就是觉得你不应该跟别的女人搞!」「可这我的自由啊!你怎么能这么说呢?」「反正我不管!」「你管也管不了!」小江的前来和闹腾,使得我全然没有了性致,可我不甘心,还要继续做。

  我就示意小马先别走,她点点头同意了。我抱着小江,又是劝慰,又是抚摸,她居然渐渐缓和了很多,那大小姐的脾气也收敛了很多。她死死地抱着我,亲吻着,还故意给小马看。那小马撇撇嘴角,冷笑了一下,没说什么,拿了我的烟,点了一支。

  看到小江这个样子,我也顾不得许多了,脱吧!

  我一件件的把小江扒光了,按在床上,虐待她似的,上上下下的抓弄。她哼哼唧唧的叫了出来。小马要走,我冲她摆摆手,示意她别走,又指指床上的小江。小马似乎明白了什么,自顾自的走进卫生间去洗了她很想洗的身体。

  我的一根手指,在小江的屁眼里抽插着,她很敏感的摇动着屁股,任由我去玩耍。我玩了好大一会,就对小江说,「我想尿尿了!」「那你去尿!」「你也来!」「我来干什么?」「我要尿在你脸上!」「那不行!」「试试看!很刺激的!」「你净会玩花样!服了你了!」「你早要是服了,早就安稳了!」「什么话?」我没再理她,拉着她一起去了卫生间。

  卫生间里的小马还在冲洗着身子,戴着头罩,在浴缸里洗着淋浴。我要小江也进去了,小马似理非理,只顾清洗着自己。小江蜷曲着身子,把她的那张脸高高扬起。我的重又勃起的鸡巴,在小江的脸上来回磨蹭了好几下,就对准她的脸把我的尿液喷射到她的脸上去。

  她躲闪着,而我的尿液也在跟随着她,劈头盖脸的冲击着她白白的那张脸。我尿了小江,又尿了小马,我的尿液喷射到她肥美的大白屁股上,四处飞溅。「你真坏!我还没洗完呢!」那一泡尿,终于尿完了。

  而小江,立刻跑过来叼住了我的鸡巴,好一个劲的含吮。

  小马看看小江,暗暗的瞥了撇嘴,似乎是在说,「真不知道谁才是烂货!谁是骚货!」

  小马摘了头罩,继续在镜子前梳理她的头发,一脸的素净和不以为然。小江还在浴缸里,双手把着浴缸,低着头,就仿佛刚才已经大干了一场,还没有缓过神来呢。我拍着小马的屁股,说,「这屁股可真大!又大又白啊!还得干!」我就站在她的后面,朝她的屁股沟里吐了一口吐沫,顺手润滑了又润滑,不由分说,立刻把我的大鸡巴插了进去。

  小江呆呆的看着,也不再闹了,那眼神里充满了绝望。我手把着小马的腰际,啪啪作响的一味的抽插。镜子里的小马,抽着眉头,忍受着我的撞击,同时也妄图扭过身来跟我接吻。「今天你们两个都是我的!我要玩个够!」我一边操,一边发狠地说。就在小马啊啊的大叫时,我一下子抽了出来,拉起了小江,并排跟小马站在一起,腾出手来,我又朝小江的屁股上打了两巴掌,她一扭身子,就趴在了镜子跟前的盥洗台上。

  我的另一只手,在小马的屁股上摸来抹去,又猛的把一根手指插进了她的阴道,可我的鸡巴却在小江的阴道里活动着。操了一会小江,我又去操小马,同样的,我也照例用手指插入小江的阴道。大屁股的小马,跟小江确实不是一个味道,操她时,我觉得更来劲,仅仅她的一个大白屁股就把我征服了。但当我精神越来越集中时,我还是丢开了小江,只顾去操小马,最后我把自己的精液射在了小马的阴道里。我抱着她,感受着我的鸡巴在她身体里面的跳动,一下一下的,越来越缓慢,越来越安静。

  那一晚,小江和小马躺在我的两边睡下,那真叫一个美啊!我不能不觉得,人生能有几回如此的幸事啊!

  合同签了,我的任务完成了。老总还有别的事,要我赶回去,那我就只好坐飞机了。去机场,是小江送的我。一路上,我们谁也没说话,直到了候机楼门前,她才说了一句,「但愿我们能后会有期!」我冲她笑笑,摆摆手,直接走进候机楼的大厅,我跟她们曾经有过的那些情景似乎也在楼外烟消云散了。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最新发布小说
上一篇:【爱妻对我说她的婚前性事】 下一篇:【一个喜欢被虐待的女教师】(短操小学教师)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