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家庭乱伦

老爸老妈浪荡史

时间:2017-01-05 13:21:29  来源:  作者:

老妈怀上我的时候,还只有十九岁。 她是个城里姑娘,却和我爸这个乡下人在一起了,这在当时不止是令人费解,更是掀起了轩然大波。不过没有人跟我说最后我爸妈到底是怎么解决这问题的,我只知道最后他们还是结婚了。

  到我三岁时,妈妈和娘家的关系已经缓和了,她也如愿找到了一份好工作,到城里的二高教书。只是我爸执拗着不肯跟着到城里去,於是我跟我妈在城里,老爸则呆在乡下,他们两人就这样开始了一段两地分居的生活。每个星期周末,或是老爸过来,或是老妈过去,尽管有了些嫌隙,但两个人还是十分恩爱的。

  年幼时的记忆总是模模糊糊的,但我可以十分肯定自己四岁时的一段记忆。

  那是我人生中第一次见到性交的场面,而存留至深的就是妈妈那雪白的屁股。

  那时妈妈住在学校宿舍,托娘家人的关系照顾,她带着我住单独一间房。每次我爸来时,都是直接来学校,并不去见外公外婆。

  现在想来,那时妈妈也才二十出头,和爸爸本来就是如胶似漆,要不是因为有我在,每个周末只怕两人连房间都不会出一下吧?我很肯定,因为我就是一个好色的人,和女友最火热的那两年,每一次都恨不得一宿不睡一干到天明,这绝对是遗传自我爸妈的基因。

  那是个夏天的晚上,我在睡前偷喝了一瓶健力宝,以至於半夜时就梦见自己到处找厕所,找着找着,就听见几种怪声:「吱嘎、吱嘎」、「噗哧、噗哧」、「哼哟、哼哟」,还伴着游乐园里坐飞机似的摇晃,不知怎么的,厕所就出现在我的面前,当时我就尿了。

  尿到一半,我惊觉不对,睁开眼发现自己果然是在尿床中,但更奇怪的是原本睡在中间的我此时却靠着墙在睡。我转向床那边,看到的是一个黑乎乎的影子正在来回耸动,在那黑影子下面是一团白花花的东西。

  「妈妈……」

  听到我的声音,白花花的东西忽然一僵,黑影子却耸得越来越快,终於,白花花支撑不住,紧抱着黑影子,接着黑和白都僵直了一阵,然后便是「啪」的一声,灯拉亮了。

  那段记忆中爸爸的样子就是模糊的一团黑,可妈妈那雪白的身躯却被我深深的记住了。

  他们大概以为我哪里不舒服,两人光着身子就过来看我了。我虽然当时只有四岁多,但已经是每晚偷摸妈妈胸部的惯犯了,如今看着那对乳房像兔子似的晃来晃去,整个人都呆住了。

  这一呆,爸妈更以为我怎么了,直到我爸发现我尿床了,我妈才「噗哧」一笑,抱起我帮我脱下裤子。在妈妈转过身弯下腰去帮我拿新裤子时,她那挺翘浑圆的屁股就成为了我小时候的第二个幻想对象。

  对了,那也是我第一次发现男女身体差异之大,一个黝黑,一个雪白;一个结实,一个柔软;一个长毛象,一个光溜溜。是的,我那年轻漂亮的妈妈还是个白虎。所以我说这是老爸老妈的浪荡史,一点儿都不为过。

  我爸太固执,两地分居一时半会儿没办法解决。 我妈又漂亮,总有狂蜂浪蝶寻过来。事实上,我妈也从不是什么贞洁烈妇,对这些人虽不会迎合,但也总不明确拒绝。 在我五、六岁时,幻想中就已经多了一个刘叔和一个小张了,这不能说不是妈妈平常的交际带来的影响。

  刘叔也在二高任教,三十多岁,家就在城里,并不住校。但我在四岁时就已经觉得他怪怪的,每次见了他都爱闹,我想他应当是真的另有所图吧,才会让一个小孩子直觉上讨厌他。

  小张则是在我五岁多的时候才出现的,是妈妈一个学生的堂哥,他的意图比老刘更明显,但奇怪的是我并不讨厌他,在我的幻想中,也总是让他多占妈妈些便宜。

  他们之间到底有没有点什么?那时我只是小孩子,什么都不知道,所以其实我现在去回忆的都是小孩子幼稚的性幻想。至於事实如何,应该只有妈妈才知道吧!

  二高的老宿舍没有浴室,洗澡都是提桶水到单间公厕里自己擦洗,而每次妈妈去洗澡,我就会跑去偷看。

  起初,厕所的木门只有几条小缝,后来不知道怎么的,缝变大了,以至於有一次我去偷看,直接便被妈妈叫破了,害得我又羞又怕,慌慌张张跑回房间。 但是那条缝却没有人处理,我想只要有人想偷看,不用贴得很近就可以看到妈妈的胴体了。

  比如某次,我就撞见了老张站在厕所门前,尽管他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我还是大声的说:「刘叔叔,你在这里干嘛?你是不是在偷看我妈妈洗澡啊?」老刘当时就脸红了,一直红到脖子根。

  这时厕所门却开了,原来妈妈已经洗完了,穿了件宽松的褂子,直盖过了臀部,修长的腿裸露在外面,踏着一双塑料拖鞋,脚丫子上还有点点水珠,即便是我现在回忆,也仍是觉得她十分性感。

  老刘看到妈妈出来,更不知道说什么了,嘴巴张了半天,半个字吐不出。妈妈却大方的笑了起来:「刘老师,小孩子瞎说,别介意啊,童言无忌呢!」老刘这才缓和下来,连连点头:「是是,童言无忌,确实,确实。」但一双眼睛却不转弯的盯着妈妈的身子,像是能把衣服褂子给看穿了。

  这个事情其实就这样过去了,但是在我的幻想里,妈妈却还会问一句:「刘老师,要不要去我家坐一下,喝口茶吧!」於是老刘便会进入我家,然后又掏出十块钱给我,让我去买吃的,我当然就一溜小跑走啦!

  而这时妈妈就会质问老刘:「刘老师,你偷看我了?」老刘不否认,还说:

  「我只是想看看。」

  妈妈不怒反笑:「那就只能看一下哦!」说着,便会揭开一边褂子,接着是另一边。整件褂子脱下后,原来妈妈连内裤也没穿,就只罩着一件褂子呐!

  老刘看了许久,却又是一副可怜的口气说:「我就摸一下,可以吗?」妈妈不置可否,老刘却自觉的伸出手去,开始搓揉妈妈柔软的大奶子,一直摸一直摸一直摸……是的,就是一直摸一直摸,因为这只是小孩子的幻想!我小时候再早熟,也只停留在摸的层次而已。这套模式的幻想,在后来就被我渐渐抛弃了。

  老刘这个人有色心,但却唯唯诺诺,毫无色胆,全一个书呆子。至今他仍在二高任教,在我眼里,已经是一个不讨厌也不惹人喜欢的长辈而已。

  但小张则不同,关於妈妈和他的幻想一直陪伴着我成长,更随着我的知识越来越多而幻想得越来越深入,一直到我找到了女友,不再以妈妈为幻想对象为止——而是开始拿女友和他放到一块幻想了。

  说是小张,其实他和妈妈年龄相仿,自从有一次作为他表弟的家长到校后,便缠上了妈妈。相比起老刘,小张年轻帅气又能说会道,本来就不大会拒绝人的妈妈对他就更不排斥了。

  小张知道妈妈已婚,孩子都会打酱油了,但他非但没有退缩,反而以我为突破点来接近妈妈,真是佩服。也多得他,我有了不少超前的玩具,每次来他都会带着个新奇玩意儿,然后我一玩就是半天,绝无可能打扰到他接近妈妈的计划。

  直到有一天,他又给了我十块钱。 我幼小的好色直觉在拿到那张十块钱时立即发出了警报,但当我用询问的眼神看向妈妈时,她只是用那双满含笑意的杏眼注视着我,然后让我拿上钱去买吃的。

  那年头的十块钱对於一个六岁小孩来说绝对是一笔巨款,而淳朴如我只买了一包辣条便回家了。但奇怪的是,房门却锁上了,我在门外叫唤了两声却没有回应,只好坐在房门外。

  但当我以为妈妈会从走廊那头出现时,妈妈却从我身后打开了门,她的脸红得像个苹果,头发被汗水粘住,一手抓着门,一手扯着衣襟。再然后,我高高兴兴的走进家门,却发现小张叔叔也在房间里,他还是像平时一样朝着我笑,只是却只穿了条裤衩坐在椅子上。我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但总感觉发生了什么。

  那一天对於我来说是神奇的一天,就好像新世界的大门被打开了,我的心痒了起来,心痒痒这个词就这样被我这个六岁小破孩深深体会到了。

  下午妈妈去上课后,我便迫不及待的趴到床上,像只青蛙似的不断扭动屁股摩擦着我的小鸡鸡。 我对妈妈的性幻想第一次有了新的突破,不再局限於摸奶子上,而是停留在一个关门的画面上。

  那天之后,小张便不再总是带着玩具来找我妈妈了,但每次他来我就知道有钱可以拿,而且又会发生让我心痒痒的事。

  我很想知道关上的房门后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但家里的房门没有门缝,朝走廊的窗户又太高了,於是我把目标放在了阳台上。那种老式的宿舍楼阳台是一层楼一整个的,就像是走廊一样。为此,我撕破了另一个空宿舍的两道纱窗门,可是钻到阳台上时却发现,我家的阳台门也是关上的,不过幸好,阳台窗户上有一块玻璃破了一个角,妈妈修不好,爸爸每次来又总是忘了弄。

  而现在,这个破洞成了我最大的希望。可惜的是,我踮着脚却只能看到一片窗帘——是啊,妈妈又怎么会漏掉窗帘不拉呢?痒痒的心一下子有些失落。

  当我准备偷偷再溜回去时,却突然听见「砰」的一声,像是有什么东西砸上了阳台门。 接着,我便听见了小张的声音:「我还是最喜欢这样……」回应他的是一声强自压抑的呻吟,接着便是急促的闷哼声,还有有节奏的「砰砰」撞上木门的声音,中间不时夹杂着小张像是咬着牙说出的话:「舒服吗?舒服吗?」我一会儿踮着脚想从窗户听到更多,一会儿又用耳朵贴着门听,但不管哪种方法,听到的声音都让我有些许失落的心痒得越来越厉害,但又都是模糊不清的感觉。 就这样,我的幻想小剧场又多了些音效,而我还染上了偷听的恶习。

  小张碰到过爸爸几次,但那都是在他给我带玩具的时候碰到的。尽管我是个小孩,我还是感觉到小张对待爸爸时有些傲慢,爸爸一定也感觉得到,所以每当他看到小张都不太友善。

  小张很有心机,自打那次关上了妈妈的门后,他来得比以往更勤,但却总是会错开双休日,还有星期五的下午,因为那两天半爸爸会来。在爸爸来的两天半里,妈妈给我的感觉又变得很自然,一点没有其它日子里那种神奇的感觉。 不过现在爸爸也会关上门了,又或者关上门的其实并不是爸爸。

  而有了小张那里得来的经验,每次我都会自觉的支开自己,然后等候在楼梯转角处,当听到门关上的声音后,便熟练地揭开破损的纱窗门,窜到阳台上开始偷听。

  偷听在那段时间里成为了我每天都期待的一件事,现在再去想想,小小的我居然下意识的希望妈妈多些给人肏才好。

  我不光学会了偷听,还通过偷听学会了分析。

  小张总是喜欢询问,常常听见他咬着牙问:「这样怎么样?」、「这样爽不爽?」而到了临近尾声的时候,他也会开始闷哼,而且声音比妈妈的大些。

  爸爸则是沉默一派,通篇几乎听不到他说什么,但却有很响的「啪啪」声。

  而且妈妈说的话会多一些,声音也更大一些,常听见妈妈用那种婉转销魂的声音说着「我好爱你」、「好喜欢」之类的话。而每当妈妈这么说了,那种「啪啪」的声音就会响得更大声,也更急促,这时妈妈便会无法自制的大声呻吟起来。

  日子一久,我觉得自己就像电视上的地下党战士,我还觉得很幸福。可是人一旦感觉幸福就容易出岔子,当我的小小幸福感日益浓烈时,那间空房住进人来了。从此阳台是路人。

  本楼字节数:8647

  【全文完】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最新发布小说
上一篇:霸占柔母 下一篇:爸爸我用身体报答你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