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家庭乱伦

【奸淫老实的妈妈】 【完】

时间:2014-07-10 10:37:12  来源:  作者:星河大帝

[奸淫老实的妈妈] [完]

  序

  见到大家开诚布公地谈论乱伦这个话题,我很高兴。

  网络时代是个大自由的时代,各种思想强烈地冲击着每个人,它所带来的革命性的后果,现在还无法预料,希望所有人都珍惜它。

  现在,我想把我生活中的一些真实往事告诉大家。

  记住,这不是一篇小说

  第一章过去的时光难忘怀

  我在性方面的发展是很奇怪的。说奇怪,也许是大家都不说,令我觉得只有自己是这样而已,我不知道。因此也很希望所有人都来谈一些真实的事(也许并非人人都有,请勿杜撰),反正网上不必用真名,更不必露面或留下声音,尽情倾吐吧。我也希望这个问题,能做为一种科学讨论(边讨论边打手枪也不必觉得害羞,这很正常)。

  说明一下,如果大家想认识我的话我很欢迎,见面也不拒绝,但必须带同您的母亲及母子关系证明。

  第一次对母亲有性幻想的时候我肯定是在小学一年级以前,由于年代久远,至今已无法回忆正确的年龄,总之很小很小就是。

  我清楚地记得,不止一次,在梦中,我当着母亲的面,大声说:「妈,我想脱你的裤子摸你。」说出这句话时,我体会到一种突破禁忌的快乐。那时虽不知乱伦这词,但已明白这是很「下流」的事。对日常敬畏的母亲说下流话!

  梦中的母亲没有什表示,我于是就解开她的裤带,带着一种不知名的快感,神秘感,解脱感,伸手去摸她的阴部。地点总是在她的办公室或附近的一个操场。

  不过我那时从来没看过成年女人的私处,所以在梦中也无法感受。

  这种梦只有几次。童年另外一些数量较多的梦无非是跑到商店去砸烂柜窗拿东西吃,当然是知道在做梦的时候。或者被怪兽追赶。

  另外我还做过一些同性恋的梦,对象通常是当时电影里的英俊童星,例如]

  里的潘冬子(三十岁左右的中国人都知道他吧?)。有几次我梦见他在和我家互近的孩子玩——玩鸡鸡。便走上去和他互相摸。

  直到我上初中时,还想像一些连环画中的英俊男子,包括三国的吕布、赵子龙及杨家将等图画书里的一些英俊威武的男子,想像他们都成为我的妻子男妻,我们一起去旅行。有这些武功高强又俊俏的男子一起,当然十分浪漫。而且他们还常为我争风吃醋,我则处于调解的角色。

  至于性方面,仍是幻想抚摸,根本没想过插屁眼之类。因为我那时还没能勃起。

  这些历史上的美少年将军是如何我不得而知,印象来自连环画的描绘。再按自己的意思,把他们的性格女性化。

  但在恋母方面,我是很奇怪的。因为我只有晚上做梦时才有这种想法,白天则几乎找不到踪影。不是不敢想,而是根本没想,有时想起来,还会觉得恶心。

  那时我才几岁,可没什道德观。至于同性恋,在清醒时几揫没想过。真正白天也想的,是在初中。但那时既不知道同性恋可以插屁眼,性器也没勃起(未满十五岁)。记得曾有一次邀一个男同学回家玩,我们脱光了在床上嬉闹,还把屁股对在一起磨。但只是好奇、刺激+ 好玩,没有性方面的快感。

  由此我很怀疑人的性取向是否在十一二岁时形成?

  童年还发生过一些其他和性有关的事,这就不是梦了。

  我经常和一些女孩子玩在一起,做一些游戏,其中一个打针的游戏就属于这方面。有一回我发现我姐和另一个同龄女孩在公共厕所前露出乳房,拿一支地上捡来的棒冰棍在乳头上互相插。我姐那时也很小,多小不知,但她只比我大三岁,所以也还没有发育。她们见我来,就叮嘱我不要告诉妈妈。说明她们知道这是丑事,但仍要做,不知是什感觉。

  我很喜欢姐姐摸我的屁股,记得一次在午睡时还把短裤拉下来,叫姐姐摸,然后才能睡着。只是觉得很舒服,并没有性心理。姐姐每次都说这样不好,但还是做了。

  后来一直到大,姐姐都对我很好。青年时有一次在厨房里,我碰到姐姐的乳房,感觉很软很舒服,但心里就很恶心。特别是看到姐姐还对我笑了一下的时候。

  我想不出世上还有什东西比女人的乳房更柔软的了。

  直到最近,姐姐给我的一些书信中,还可以看到很强的性挑逗。有一次他听说我发表了一篇文章,很哄动,就来信说:「…一定有很多少女为你倾倒,能不能寄给我看看,让我也倾倒一下?…」诸如此类,不胜枚举。我看后都觉得不是滋味,如果姐夫看了不知会作何想?

  这是我坚信乱伦之心,人皆有之的原因之一!

  我可以发誓姐姐是个美女,她结婚时化妆照如果拿出去登报,那些什香港小姐、亚洲小姐倘若还有一点点自知之明的话,一个个都应该去吃屎。

  但我就是对她不感性趣,而虽然年轻时也很漂亮,但生下我后已显老的母亲,我却一直性致很高,你们说奇怪不奇怪?

  母亲和姐姐唯一的区别是:母亲严厉,不苛言笑,维护自家人;姐姐温柔,处处先人后己。

  我也和其他女生玩过类似游戏。有一个比我大几岁的女生很喜欢和我玩,她用棒冰棍插进我包皮里夹着,而我则把棍插入她阴道里,然后穿上裤子,装作若无其事地在周围走一圈,再回来取下。当然,我是觉得有点痛的。我们把这游戏叫「医生打针」。

  那时我觉得女生的性器感觉不好,因为有很多脏水,我认为是尿,但她说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最新发布小说
上一篇:【淫妻语昕(改编版)】 【完】 下一篇:【短篇】妈妈陪我在澳洲留学的日子【完】(作者不详)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