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都市激情

【实习小护士】【作者:不详】【完】

时间:2017-01-05 13:23:11  来源:  作者:
508单人房的病床上躺着一位即便穿着医院病服,仍然有着明显肌肉线条的中年男性,他昨天凌晨才刚因车祸入院,因为大腿骨折的关系,导尿管术后仍没有拔除;为了避免感染,这天是手术后第一天做导尿管护理,实习护士伊姗拿着棉花棒,一双白皙修长的小手颤抖着,指导老师在一边说着护理顺序,一边盯着她的动作,但是伊姗脑中却紧张地一片空白。

  瞥见床上男人俊秀的五官,才十九岁的她羞红了脸,老师已经将病人的裤子褪到脚踝,男性阳刚的部位一览无遗。

  护专二年级的她只看过阳明医学院里的教学人体,因为是教学人体的关系,经过医学院学生的解剖课程后,皮肤都已经没了,只能明显看到乾乾的器官、重要肌肉的走向、各大神经血管的位置等等,连当初同学们最想一探究竟的男性象徵,也只能看到细细长长的垂吊品跟两颗已经不成形的睾丸,看到实品今天还是第一次呢!刚刚在茶水间,同学们不断讨论这个叫锺平的男人有多么帅气,不晓得下面长甚么样子,会不会人高马大又俊秀的,结果配根小牙签啊?「陈伊姗你在梦游啊?还是今天没有把脑袋带出门!」实习老师在一边吆喝,吓了她一跳,很害羞地定睛看向要护理的身体部位,原来这就是阴茎的真实长相?她吸了口气,用左手将阴茎稍稍提起,离开胯下的皮肤,再用手上已经沾好生理食盐水及优碘的大棉花棒,清理着锺平插着尿管的部位。

  锺平因为伤口疼痛的关系昨晚自己偷偷吃了安眠药,实习生来的时候没有醒来,实习生们是经过他大姐的同意开始护理的。

  当第一支生理食盐水棉棒接触到阴茎的皮肤时,锺平身体微微地震了一下,睁开眼看到伊姗有点讶异,在看到她的几根手指捏着自己的命根子时,有点想要挣扎起身,被实习老师阻止下来。

  「锺先生,我们要帮您做导尿管护理,这样可以减少导尿管长时间留置可能引起感染的机会,一下就好了。」锺平躺回病床,看了看握着自己重点、已经脸红得像蕃茄的小护士,清清秀秀的脸庞、带点我见犹怜的纤细,正是自己喜欢的类型,他心中暗暗叫苦。

  这时,在实习老师的指导声中,伊姗继续进行护理,棉棒前后加起来有六支,持续的刺激下,加上她手指冰凉的触感,及护理过程中手指会稍微用力又放松的韵律,锺平竟然勃起了!为了避免尴尬,他撇开脸不看实习生的那方向。

  伊姗护理到一半,突然感觉本来手中软软趴趴的东西渐渐胀大又变硬了起来,她本能地想放手,但突然想起自己正在做消毒的动作,这护理过程是要打分数的,这分数可是牵扯到下学习的成绩,只得硬着头皮继续做了。

  只是伊姗实在好奇,这东西怎么可以胀得这么大啊?红红的龟头胀得发亮,那皮肤好像就要破掉的感觉,围绕着阴茎的血管条条充血,没一会已经不需用手去撑就可以金鸡独立了,未经人事的伊姗想着:「这东西就是要插入阴道的喔?

  阴道有那么宽吗?看起来好像会很痛耶!」

  终于护理做完了,伊姗接着做其他的护理工作及写纪录,看似忙碌,但其实整个脑子都是刚刚坚挺的阴茎;同学小惠跑过来拍她的肩膀:「怎么样!感觉如何?」「甚么感觉啊?」

  「帅哥的那根啊!是不是让你很销魂啊?看你心不在焉的。」「哪…哪…哪有!……不过小惠啊!那东西真的塞得进去ㄚ?」「那还用说!很舒服喔!我男友很棒喔!」「你男友?你已经给人家了喔?」

  「对呀!他说他要去当兵了,求我给他啊!第一次好痛喔!可是接下来就蛮舒服的。

  还有很多花招耶!女生还可以帮男生用吸的方式,他说很过瘾!还有很多姿是可以玩。」「好啦!好啦!你不要说了啦!」

  伊姗尴尬地离开了护理站。

  --下午三点半跟着白班学姐跟小夜班的学姐交班后,伊姗迷魂似地趁着学姐不注意又在忙碌时走向508病房,并锁上门。

  单人病房里的锺平在沉睡着,伊姗大胆地走向他,站在床边看着他被病服掩盖的胸膛及重点部位。

  颤抖地伸出手将和服式的病服拉开,露出有着几乎是女人乳房B罩杯的胸肌,在沉睡中的放松泄露出一点漾人的吸引力;导尿管已经在中午过后移除了,左大腿包裹着石膏,右大腿因为区脚让大腿的线条完全呈现在她面前。

  她将锺平仅存的内裤轻巧地褪至膝盖,让她在做导尿管护理时失去专注力的东西,这时可以看个清楚。

  伊姗非常小心地用左手的食指及拇指捏起疲软的阴茎,早上的挺实已经消失,她将脸靠近想看仔细,再捏捏龟头,她想起小惠谈到她和男友的事,这时她的私处却有点异样的感觉,似乎有点痒、又有点空虚,内裤上似乎有点湿湿的感觉;她伸出右手,隔着内裤抚摸自己,碰到阴蒂的时候,她感觉有阵酥麻的电流划过整个身体,不自觉地她的左手整个手掌握住锺平的阳具,她才发现那阳具已经整个挺实起来,龟头前还挂着一滴透明的黏液,正当她想用另一只手去触碰的时候,身边传来轻轻的呻吟,她望向病床上的男人,他也用热烈贪婪的眼神迎着她,显然他已经醒来好一会了。

  她转身想走,真是羞死人了,她怎么会做出这样的事情,那刚刚他也看到她抚摸自己了?「等等!别走!」锺平喊着。

  她停了下来等着,不敢回头。

  「你如果现在就要离开,我就按叫人铃。」

  「你……那你想怎么样!」

  「坐过来我身边。」

  伊姗移动到床边坐下背对着他,锺平伸出双手从她腋下穿过用手掌包覆着她年轻的乳房,她整个身体震了一下,从来没有被抚摸过的胸部特别敏感,她想要逃离。

  「别动!否则我按铃!」

  锺平在她耳边轻轻说着,她不敢动。

  任由他的手在自己身上游移。

  十九岁的胸部坚挺又有弹性,前扣式的护士服可以看见深深的乳沟线,他将扣子一颗颗解开,粉红色的内衣啊!果然是清纯的女孩。

  他将伊姗转过身把胸罩拉下,跟内衣颜色呼应的粉嫩乳头呈现眼前,像玫瑰花苞般用羞涩的笑容勾引他,他用手指逗弄着,伊姗侧过头不敢看,但是那两颗粉嫩已渐渐抬头挺立。

  「你看看自己,你明明也想要!你自己看看。」她低头看着自己的乳头,刚刚手指逗弄的触感让下面更加湿润,内裤湿湿的让下面感觉痒痒的,她夹了夹大腿企图让内裤不要那么服贴,他发现了,要她面对他坐在靠近床尾的位置,把一只腿抬上病床,他可以看见护士服裙下的内裤及她没有赘肉的嫩白大腿内侧。

  内裤也是粉红色的,他看见内裤上有一点湿湿的印子,便把裙子往上撩起,让内裤整个露出,伊姗的两腿因为一上一下的姿势,正好让会阴部完全没有掩蔽的可能,她想把腿夹起,但马上被他阻止,他隔着内裤搔着她,从阴蒂到阴道口来回地轻抚,她喉间传出了一声怪异的低吟,撑在床上的手忽然间没有力气弯了一下;看着她的反应他更大胆地按摩着她的阴蒂,她的呻吟声也越来越大。

  就在伊姗快要放声呻吟的时候,她突然想起自己在医院,想起自己的角色、以及人还在外头护理站的指导老师,便马上忍住喉头的声音,她哀求着锺平:「锺先生,求求你放过我吧!如果我被老师抓到,一定会被退学的。」接着便哭得像泪人儿。

  锺平满腔的慾火早已熊熊燃起,没想到这小妮子这么快就恢复理智。

  「你跟男朋友做过吗?」

  锺平问。

  「我…没有,我没有男朋友。」

  原来是个没有经验的处女,没有享受过鱼水之欢那极致的欢愉,怪不得慾火这么快就可以克制,但锺平看着眼前这位未经人事的少女,慾火却怎么也压不下来,和不懂交欢的她做爱,狗爬式、六九式、传教士…,他想和她用各种姿势做爱,让她的第一次就拥有最多的经验,这就像在七八岁不懂事的女孩面前翻开一本成人写真杂志一样,那种下流的刺激感,实在叫人忍不住。

  「好吧!但是你趁我休息的时候偷看我的身体,我要你今天晚上大夜班的时候,避开你的学姊们过来,谈谈你该怎么补偿我。」锺平不忘补个严肃的眼神。

  伊姗慌张地下床,双脚还酥软着差点跌倒,急急忙忙整理好衣服,点点头便出了病房,而锺平则在床上想着护士服下柔软的身体,粉嫩的乳头昂然而立,还有那淡粉红色的内衣内裤,清纯羞红的脸庞,眼角带着些许的泪光,紧闭的嫣红小嘴在他的手指刺激下,发出的声声娇喘,这一想就更忍不住,他的双手开始忙碌,管不了小夜班护士发药车的声音已经快到病房……--凌晨两点,伊姗悄悄地推开508病房的门,一样轻轻地锁上门。

  窗帘全拉上的病房里只开了床头灯,四周漆黑,伊姗看到床上男人热烈的眼神直逼自己,虽然心里很害怕,却也好奇他到底想要求自己做甚么;下午回到护理站,没有人发现她溜到病房的事,同学们吱吱喳喳地讨论当天的护理情况,被大家广为讨论,自然是508 的锺平,小惠更是小小声地在同学堆中发表意见:「有没有看到508那位?不但很帅、身材又好,早上伊姗在帮他做导尿管护理的时候,还勃起了耶!而且还不细喔!如果是他,我甘愿出轨啦!」一边的同学不断笑骂着小惠三八兼下流,只有伊姗甚么话都不敢说。

  「过来床这边,我脚不方便。」

  床上的他出声了。

  伊姗走向前,头垂得低低的,才走到床边便被锺平一把抱住倒向床上,伊姗惊呼了一声,却刻意压着嗓子怕被外面的学姊听见。

  她被锺平的上半身压着躺在床上,两人可以嗅闻到彼此的呼吸及味道,他的身体有种她觉得很喜欢的味道,不是很好闻,可是就是闻起来很舒服,她想起在课堂上老师有说过男人的荷尔蒙的事情,难道这就是了?她觉得自己的头渐渐昏昏沉沉,有点酒醉的感觉,下腹部有点紧张地收缩着,带着一点筋挛的感觉。

  锺平看到伊姗快步闪进病房,穿着白色连帽T及一件牛仔短裙,一点也没有女人味,但是青春洋溢的少女气息溢满室内;白天被丝袜包裹住的长腿,现在完全裸露地呈现在他面前,短裙下的长腿没有一点赘肉,皮肤吹弹可破,让他移不开视线;当她进入病房转过身锁门时,可能是因为害怕被发现而刻意压低上身,在背后的他几乎都可以看见她的内裤,虽然就是没有看到,但情绪已经被撩拨起来,所以等她走近床边,他一把便将她轻盈的身体拉上床!她的味道好香,是洗完澡才过来的,洗发精似乎是使用丝逸欢,属于学生或是新鲜人的淡淡的香味。

  「今天你偷看我,所以我也要看你,这很公平吧?」「可…可是…那你要怎么…」她羞得说不出话来。

  锺平不等她反应,便强势地把连帽T脱下「你自己脱吧!就在床上脱。」伊姗迟疑了好一会儿,才慢慢将将手举起脱下连帽T。

  「还有裙子。」

  她也慢慢地脱下牛仔短裙。

  躺在床上的她穿着一套纯白色的内衣裤,内衣上还有淡淡的小雏菊印纹,两球浑圆的白嫩被包住了一半,因为平躺的关系而让乳房往两边分散,但丰满的乳房仍然留下淡淡的乳沟线,锺平忍不住将脸埋了进去,不等这小女人抗议,他先出声:「你早上碰了我很久吧?下午也是,所以我也可以碰你,这样才公平吧?

  不要挣扎,说不定我会不小心碰到叫人铃喔!」他边说边做势碰碰床头垂吊着的叫人铃,看着床上的她不敢出声,女生就是这么好拐,他得意地继续动作。

  早就想揉揉这两球浑圆的乳房了,他不解开胸罩,只将肩带褪下,稍稍一拨,她的胸部便弹了出来,啊~还是那粉嫩的两朵花蕊,他再也忍不住一口含了下去,舔着、吸着、轻咬着,她娇小的身体在下面轻颤着,她紧闭着眼睛,牙齿咬着颤抖的下唇,他突然察觉到自己的卑鄙,但是他想要她,他不想停止,他心疼地停下动作,给了她一个吻,轻柔地尝着她嘴里的蜜汁,下方的身体扭动着挣扎抗议,却又笨拙地回应他的吻。

  伊姗嗅闻着锺平身上散发出的味道,有点头晕,已经顾不得自己的胸口完全裸露,从来未曾让男人亲吻过的乳房及乳头,这时候居然被这素昧平生的男人含吸着,下腹部的紧缩感一阵一阵像潮水般袭来,下体好像有点漏尿的感觉,内裤又再度被淫水润湿;就在这时候,他的脸突然靠近,迅速地吻了下来,他的嘴唇碰触起来好舒服,厚实的唇瓣印压在她的唇上,男性特有的高温立即传给她,他强势的舌拨开她的双唇,就这样强暴式的进入她的嘴,先挑逗她的舌、再蛮横地吸吮她的舌尖,渐渐加重力道,彷佛要将她的舌头吃进去。

  她以为舌吻是件很恶心的事情,没想到这时候,她脑中因为舌头传来的快感而一片空白,她不自主笨拙地开始回应着,引得锺平更加用力地亲吻她。

  看来这小妮子已经开始享受,锺平这样想着,随即将手移到伊姗的大腿内侧,惊讶地发现内裤居然已经一大片湿润,内裤没有包覆到的腹股沟里,可以见到反射着床头灯光的水光,而且连床单上都沾到了?她的身体真敏感。

  打铁趁热,他开始隔着内裤用手指沿着两片粉嫩阴唇的间隙爱抚着,淫水沾上他的手,他好想嚐嚐处女的淫水味道,他移动着打上石膏的腿,调整自己的位置,而伊姗则无力反抗地瘫软在床上。

  他看准了重点,用手将她的双腿张得更开,直接将嘴凑了上去,伊姗看到他的动作,想将大腿夹起来,却被他的手挡住,当他的嘴隔着内裤吻上她的私处,她忍不住发出声音呻吟着。

  「啊~嗯~嗯~唉……不要…啊~」

  他伸出舌头舔着内裤下的青涩处女地,刻意停留在阴蒂处,用舌尖勾一下勾一下地刺激着。

  「不要,你快停!我受不了了!好刺激…我好像要死掉了!求求你!…唉~啊!嗯~嗯~」她的身体因为这刺激霎时弓了起来,张嘴呻吟地更大声,他继续用舌头舔着、勾着、也用吸吮的,就是要让她舒服到最高点,要她知道做爱是多么享受的一件事,也因为自己贪婪地想要试试她的味道,他将舌头往下移动,淫水就这样进入他的口中,微微的腥味,带着青涩味道,好像青苹果的香味,原来这就是处女的味道啊?他就是不停止,她弓着身体,感觉心脏急促地跳动,快速到彷佛要停止了!她感觉身体好热,下体的刺激好像很舒服,又好像很痛苦的感觉,她脑中想要停止,身体却更向他的手迎了过去;阴道里好像涌出了炙热的水,好像快要将那细嫩的皮肤烫伤,烫到她觉得好痒,好想拿甚么东西止痒,她忍不住将自己的手移向锺平的阳具,接触到那记忆中的胀实感,她想起小惠说的话,她好想要…这样想着,她的手便开始抚摸起来。

  冰凉的手抚摸着他的阴茎,他早就准备好的硬实,这时被她的手刺激得更加硬梆梆,他忍不住地拉着伊姗的大腿将她的身体侧转过来,一把扯掉她的内裤、将双腿分开,让她一脚屈膝靠在他的大腿上,使阴部裸露出来,他就用这样的姿势让阴茎顶着她的会阴部,两人的淫水交融,他移动着臀部,不断用阴茎探寻着处女的神秘之门。

  她的内裤被扯掉并丢在病床下,他有力的手臂按压着并移动她的腿,她体内的炙热已经满载到无以复加,她无力也不想挣扎,只想快点降低体内的高温,当他用阳具顶着她的时候,她好紧张,那棒状物在她的阴唇间游移,好多次经过要命的门口却不进入,她想起小惠说的第一次疼痛,突然间退却,她一移动,他的手臂就紧紧箍着她,阴茎再次碰触到她的阴道口,无预警下锺平突然插入!他感觉好像冲破了甚么,随之而来的是滚烫的阴道壁,没有间隙地含吞着他的全部阴茎,而伊姗则感觉撕裂般的疼痛立即从下体传来,全身紧绷,大力地推开他想逃脱。

  「啊!! 好…好痛!好痛!放开我!你放开我!我下面好痛!你放开我!」无视伊姗的哭喊,锺平已经不想再拖延了,他想要她这么久了,天知道下午到午夜的这段时间他是怎么度过的,只要想到她的胴体,他就全身发汗,委屈了他十个兄弟陪他运动了好几次,好不容易小弟弟真枪实弹上场,怎么能就这样结束!不!锺平双臂紧箍着她的身体,双手随着他阴茎进出冲刺的频率按压着她的两瓣嫩滑的屁股,更卖力地冲刺!嘴上不忘出声安抚她。

  「啊~你好紧,让我好舒服,不过你忍一下,等一下就不痛了,嗯?…嗯…啊…好紧好舒服,你这个骚女,淫水这么多…」他一边梦呓般的说,一边大力地冲撞。

  大腿骨折的部位传来隐隐的疼痛,他也不管,他只想让自己的慾望解放。

  果然是处女,阴道壁好紧实,刚刚一下子将阴茎全部插入,被高温的阴道壁含吞着的感觉叫他差点就射精,还好他即时停止动作缩紧下腹,但她随即的挣扎让他逼不得已又开始动作,要是现在停止,就没有下一次的机会了!好紧的感觉,被包得好爽!难怪有人专门要找处女,作爱的感觉真的完全不一样,看她在怀中无助的样子,声泪俱下地哭求他停止,有一种变态式的征服感,他感觉自己体内逐渐升起的胜利感,彷佛她是他战胜得来的俘虏,她就是他这段时间辛苦的报酬,想到这里,他又更用力地冲撞,他可以感觉到子宫颈口被阴茎冲开又闭合,可以感受阴道像一道道的锁链牢牢地锁紧他,他愿意再断另一边腿再享受这样的欢愉!他再推进,拉回,推进,拉回,听不见怀中可怜少女的哭喊,推进,拉回,直到自己筋疲力尽、趴在她身上并在她体内射出他所有的精液为止。

  字节数:13311

【完】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最新发布小说
上一篇:【微信,约炮经验分享真实故事】【完】 下一篇:【我与情人】【完】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